奥秘嘎

巴拉巴拉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5、Patricide
Hux所看见的一切可是说是尴尬至极,这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被这个原力怪物莫名其妙的冥想到了,说实话他现在非常想骂上句“变态”然后就赶快溜走,但是,他却死死的被困在Kylo的身下,他不敢想象,Kylo口中一直所说的看见他的景象竟然是这般情景。
“你个下流胚子!!”
Hux努力从自己的牙缝中挤出这句话来,他被固定得不得动弹,强迫这被看这些“虚幻的东西”
“我怀疑你是故意的!Hux,你一直在不断的接近我,影响我…”
“滚!滚出我的脑子,你这个变态…”
Kylo放下手往后退,他看着Hux艰难的爬起来,还假装镇定的抖了抖身上不小心溅上来的食物。撸了下散乱的姜毛,恶狠狠的瞪着他。
“我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最高领袖的,作为惩罚,我要杀了你带来的那另外的六个变态,你自己好自为之…”

刚要转身离开房间时Kylo突然开口
“你不能杀了他们,最高领袖已经允许他们作为我的武士团,只有我才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Hux头也没回的离开了,Kylo在他的眼里就一直是一个长不大小男孩的形象,他几乎从来都不把他放在心上,在曾经,只不过是借助于他爬上他所期望的位置,如今他只是个任务,一个迫不得已的任务,假惺惺得关心着他的一切,反到头来还被认为是在故意勾引……


“Hux,你说Kylo他什么,对你有感情?”
Hux站在高高的Snoke影像下,第一次露出了软弱无辜的表情,他感觉自从Snoke开始训练Kylo后,这个大男孩就变得越来越针对他,处处干扰着他。
“是的,他还展现给我看了,还怪罪我太频繁的出现在他面前,我感觉其实他可能是对我有感觉,我觉得我不应该继续再接近他了。”
Hux明显感觉到Snoke在皱眉头了,好像在说一个担心很久的事情。
“一开始就是你带Kylo进入第一秩序的,他是个依赖性很强的孩子,但是又假装强硬,你的直觉很对Hux,从一开始我就感觉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你又是最有能力可以压制住他的人!”
“但是,这样会…”
“会什么?General Hux”
“我感觉会妨碍你的训练…最高领袖!”
“是会妨碍你吧!Hux,Kylo Ren是第一秩序未来的希望,而你是第一秩序的重要人物,他将会成为你永远的任务,你要清楚,如果你还希望做你的General的话!”

Hux感觉话一下子被全部塞了回去,Snoke说的没错,或许他本来就是第一秩序的一颗棋子,银河系原本就只属于这种拥有原力的人统治。

“继续你的工作,利用他对你的感情,牺牲一下自己又何妨,一切都是为了第一秩序。”


Hux缓步回到自己房间,这一路上他感觉自己平时清晰的思路一下子被打乱,如果事情真的就和自己猜想的一样,他就不明白Kylo怎么会用这种方式来告诉自己,还是Kylo自己也不清楚对他什么感觉,希望只是单纯的依赖如Snoke所说的那样。


Hux快速的关上了门后,背着门深深得叹了一口气,解开自己的腰带扔在了地上,这时房间的角落里突然传出来了一阵轻柔的猫叫声,Millicent从黑暗中冒出了一个橘色的大头出来,谨慎的看着瘫软在门口的Hux,这几天Hux一直关心着Kylo,搞得这只大橘猫都几乎瘦了一圈,她跑过来仔细着闻着Kylo身上的味道,时不时还弓起背来发出呼声。
“闻到什么了,Millicent,变态的味道对不对!”
Hux慢慢抚摸着猫希望他快点平静下来,但只是越来越糟糕,猫一直往后推,一边做出警戒的姿态,Hux无奈的脱去外套扔进了卫生间,慢慢接近这个平日里乖巧的猫身边,抱起她和她一起躺在了床上,任由她在胸腔上走来走去,直到安静的睡着。

门外突然传出了光剑挥舞的声音,随后便是暴风兵的惨叫声,Hux一下子推开了躺在身上的Millicent,他知道这股暴怒的气息一定是Kylo又来找他麻烦了,赶在Kylo还没用他那已经强化过的原力再次轰开他的房门前,Hux打开了门。

打开门后,一个带着面具的全身黑站在Hux面前,手上还拿着一个不太稳定的十字光剑发着吱吱的响声。
“Kylo?”
“你居然敢告诉最高领袖…是你害得我被惩罚的!”
“我告诉你了,我会把一切如实的告诉最高领袖的,不要忘记了,我才是这里管事的,你无权干涉我的行为。”
Hux很讨厌这种莫名其妙被训斥的感觉,特别是建立在挑战他的权利之上的事情。
“把这该死的头盔摘下……”
Hux转过身抱起在一旁又一次进入紧张状态的Millicent。
“摘下会看见什么?”
“一个更丑陋的脸!”
Hux歪着嘴角鄙视得笑着。

Kylo慢慢的把面具摘下,又是那熟悉得表情出现在Hux面前,泪汪汪的大眼睛充满的只有无辜,透露出一种小男孩的气质,虽然Hux其实要比他大好多,但是Kylo已经不是小孩,却每次都表现出这种长不大得样子让Hux很是想要嘲笑,他很早之前就想建议Kylo搞个可以遮住脸的东西,没想到他自己居然那么自觉。
“Kylo,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受罚吗?”

“哼—因为我惹了General Hux。”
Kylo把他的头撇到一边去说道

“因为你不应该对我有说不清的感觉……”
Hux刚刚还犀利的眼神慢慢暗淡下来,小心得靠近着Kylo,他想用这种假装示弱得方式看清楚Kylo更真实的反应,以确保这一切和他猜想得并不相同。

Kylo眼睛突然盯着Hux,非常坚定得看着,但一会又陷入了纠结得神态,这就是Hux最担心的,Kylo自己也说不清楚了,但是他又不能直接说明或者是告诉他这是他的依赖感在作祟Snoke希望他不要浪费这个机会,哪怕是牺牲他自己……

“你应该回去了……Kylo,我们一样都被受罚了,我很累了。”

Kylo被Hux的话说到真的茫然失措,什么叫说不清的感情,为什么这个冷血的男人突然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不会对你这样的冷血的人产生丝毫感觉的…”
Kylo好在假装硬气的说着“你可是亲手杀了你父亲的人,你这个弑父者!”

“闭嘴,Kylo,你也会杀死你的父亲,只是时间问题,啊!不对,你这个意志不坚定的胆小鬼才不敢真的做到,想想最高领袖失望的样子……”
“我会的,我已经杀死了Ben,我还会杀死曾经的一切!”
“证明给我看啊!Kylo Ren,看看你到底是Kylo还是Ben!”

Kylo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出了房间,其实Hux刚刚特别紧张,如果Kylo真的爆发了的话他很有可能会直接掏出爆能枪给这个怪物来上一枪,但低头一看Millicent好在他的怀里。




几个标准日后,Hux重要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霍斯尼亚被彻底摧毁了,当星系上的人还没有完全明白什么情况是,强烈的光束突然分裂成五道小光束,快速的接近着每一个行星,直击核心,对于宽广的银河系来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爆破一样,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从武器充能开始,到最后的击发,光束划过的地方只要在这片星系附近的都看得见,却只能眼睁睁得看着霍斯尼亚的行星,人民,文化,抵抗组织的希望,一切的一切化为灰烬,当这红色光束划过Kylo的头盔时,他再一次看见了他的父亲,Han Solo。


“你知道,不管我们曾经老是吵架,我都很不喜欢看你离开。”

“如果你看见我们的儿子…”

“Bring him home!”

Han Solo穿过甲板时看见了一个一件全副武装的黑影,他很清楚,这是他的儿子。

“Ben。”前面的黑影停了下来,感觉就好像故意在等这一刻发生。
“Han Solo,我等你很久了!”

“把那该死的面具拿下来!”

“拿下来,你会看见什么?”
“我儿子”

一切都如期而至,红色的十字光剑穿入了Han的身体,他最后一次抚摸了一下Ben的脸庞,眼中带着无尽的遗憾,落入了深渊。
随之而来的是一次恶战,自以为很厉害的Kylo居然被一个从为接受训练的原力敏感者刮花了脸,倒在雪地里,白雪带着鲜血这种失败的味道让他很是懊恼,但却不得动弹。
Hux来到雪地里寻找着Kylo的踪迹,弑星者基地已经在最后一个关头被抵抗组织摧毁,Snoke让他找回Kylo,带他一起去见他。
雪地的面积很大,而且因为地壳的移动已经无法精确定位,其实,要是在曾经,这个原力小子被打成这样他会欣喜若狂,但如今他不仅仅有Snoke给他下达这个紧急命令的紧张感,居然还感觉为他而担心…
过了很久,在雪地移动后的断崖上他看见那个倒在血珀中的Kylo,因为时间太长已经失去了知觉,Hux冲在了暴风兵的前面把Kylo拖到了安全位置,他坐在雪地上,让Kylo的头枕在他的大腿上,反复的拍打着似乎要尝试唤醒,但Kylo现在昏迷的太死,没有一点反应。
“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Hux口中轻声得说道,然后站起身来,让暴风兵把Kylo台了飞行器,他在后面一直目视着这个已经昏过去的大个,突然脑子仿佛被控制了一样,出现了个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拿下来,你看见了什么?”

“一张更丑陋的脸……我儿子…”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