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嘎

巴拉巴拉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4、This damn Force
第一秩序换上新的将军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不得不说他确实有能力把第一秩序打造的更好,所有人都变得比以前更卖力的工作,一切都井然有序,当然这和Hux带来的一套恐怖压制手段脱不了关系。
现在的Hux在准备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脚下的这个弑星者基地将要在后面几个标准日里对新共和国的轮值首都—霍斯尼亚,进行彻底性的摧毁,如今的这个武器已经可以做到通过超空间发射光束来摧毁一个行星系的威力,就好似Hux自己说的一样,想要毁灭什么,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罢了。
除去要忙这件事情外,Hux其实最让他头疼的事情就是Kylo Ren这个带有原力的怪物,从一开始就很不好对付他,到现在Snoke开始正式训练他后他便更难对付他了,一开始这个小子并没有什么权利,再怎么发脾气也没有人怕他,最多就是会随手杀死几个不太重要的人而已,但现在Snoke也给了他一定的权利,几乎是和Hux自身的工作产生了矛盾,既要Hux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尽量不要他太多涉及到第一秩序的重要项目,又要Kylo配合着Hux的工作,加强对一秩的管制力度,同时还要窥探出kylo更多不为人知的过去……
Hux每天都要例行来和Kylo一起共进晚餐,这个是Snoke为了让他们俩更好的拉近关系搞的一个破规定,还特意为他们俩提供了一个特别独立的环境,这样的做法并没有让他们更拉近关系,反而导致两人每到这个时间都会极其的尴尬。
“你最近的冥想里应该没有再看到我了吧,小子!”
Hux假装漫不经心的讲出了这句话来打破了空气中蔓延出来的尴尬的气氛。
“我相信你得到最高领袖的训练会使你变得更能控制你自己…除非你真的无药可救了……”
Kylo停下手上的叉子,坐在那里突然看着Hux的脸发愣起来,Hux被这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他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又刺激到了,自从Snoke开始训练他后Kylo就变得更加咋咋唬唬了,而且比起以前那种只需要吓唬一下就可以安静的小男孩,现在的Kylo有时也学会威胁起了别人,有那么几次,Kylo居然还用这该死的原力把Hux高高的举在空中半天不把他放下了。

“不,我依旧看见了你,反而更加频繁了,我感觉应该是平时你老是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影响我的原因。”
“如果你不想天天见到我,你完全可以和你的师傅去说呀!小孩”
Hux感觉到Kylo已经开始在顶撞自己了,他尽量控制住自己这张嘴尽量不说出点什么毒辣的话,免得饭吃到一半又被举到空中。

“其实…”
“什么?”
“我一直看见的不光光有现在的人,我还是一直能看见曾经的人,他们一个个被我杀死……”
“……”

Hux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这明显是个好迹象,但是Kylo从前都很少会说到这种事情,最多就是偶尔会唾弃一下他的冥想中会出现他的身影而已,但是Snoke给他的任务正是在此,他追问道。

“你用什么方法杀了他们?”
“你果然很想知道,General Hux!”
“什么意思?”
“我们都将成为弑父的人,难道你不懂吗?”

Kylo站了起来,用原力钻入了Hux的思维中,粗暴的翻找出他所说的事情,Hux感觉自己的大脑宛如要被撕裂成碎片一样,他感觉自己埋藏在最深处的那见不到人的东西即将被翻找出来,然后活生生的再脑中重演……

“求求你,Kylo,快停下。”
这是Hux第一次乞求别人,现在的他眼中布满着恐怖的血丝,他从桌上瘫倒在地上,他第一次感觉原力带来的不愉快还是在前几次被举到高空中的时候,这次他是真的恨死这些带有原力的人了。



“一个和Hux发色相近的年纪稍大的男人做在凳子上摇着头叹息着,声旁站着一个身材高瘦的女人,眉宇间透露出了哀求的样子,他听见一个小男孩在一旁抽泣,而这个老男人者站了起来想上去给这个闹人的声音来上一巴掌,后面的女人是怎么拽也拽不住,男孩的哭泣声在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后终结…
画面变成夜晚,这个男孩从父亲的枪套中偷偷的拿出了一把爆能枪,他慢慢的推开了房间另一天的房门,漆黑一片中突然闪过两下激光,伴随着的是永无止境的尖叫…”

“你看见了什么,请千万不要说出去!”
Hux呆滞的坐在地上,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告诉Kylo,天真的希望他可以帮他保护好这个秘密。

“你为什么要杀了你的父亲?”
“这是一种证明…”
“证明你能杀了他?”
“你不懂,这是证明给他看他最希望看到的东西,我的决心!”

Hux谈及到这段往事就显得非常的急躁,恼火,再外人看来,他是一个非常有背景的人物,甚至有人还一直认为他可以进入一秩的时候就受到最高领袖的青睐正是因为有个不一般的父亲,而外界对于他父亲的死也是因为突发疾病这种说法,而现在的Hux便给人一种继承的感觉。

“哼—你这个怪物!”
“你也看见你也会杀死你的父亲,难道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一个怪物吗?告诉我你怎么杀死你的父亲的?Kylo Ren”
Hux努力站起来扶着桌子,质问着Kylo,现在不光光是要完成Snoke的任务,Hux还带有自己的好奇在质问他。

“我觉得我该走了,和你一起共餐真的,很愉快”
Kylo转身准备离开,却一把被Hux用力的拉了回来,Hux很讨厌别人忽视他问题的行为,他受不了这种被轻视的感觉,更受不了这种好奇心作祟的感觉。

“告诉我啊?你这个原力怪物!”

Kylo这次没有用什么原力,他一把掐住Hux的脖子,把他擒在了桌子上,脸突然凑进了Hux,呼出的热气反复的拍打在Hux的脸上,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和刚刚经历了记忆翻找的摧残让Hux已经没有力气再抵抗什么了,他近乎要晕厥的眼睛一睁一闭的。

“我告诉你,不如你自己来看!”
Kylo把手放在Hux的额头上,把自己冥想到的画面在Hux的脑子播放起来。



“Han Solo在桥的另一头叫着Kylo,当然叫得是Ben这个名字,对面的那个全副武装起来的黑影停了下来,这时的Kylo戴着一个愚蠢的面具,他靠近了他这个曾经的父亲……两人一起握着一把十字光剑,僵持了许久之后,光剑被打开,穿刺了Han的身体,随后掉入了深渊…”


Hux有点不可思议眼前的一切,他以为Kylo可以一直可以看见曾经的东西是因为他还没有完全被弃过去,心中的仇恨还不够,但现在眼前的一幕幕真实的让他感到不适。

“我也正是和你一样!是决心!”

Kylo狠狠的甩开Hux,把他扔在了地上,Hux一着地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咳嗽起来,现在他的样子真的已经一塌糊涂了,如今的Kylo真的是那个已经摆脱了Ben的阴影的那个人了吗?

“等等,你看见也看见了我对吧!你看见了我什么?”
Hux抬起头问着Kylo
“和你父亲一样,被枪杀害……没有凶手”
“还有!”
Kylo再次靠近了Hux,用着平时Hux最喜欢的姿态看着他,死死的盯着脚下的这个男人说。

“还有就是,这个枪眼就正正好好打在你这漂亮的脑袋上!”

说完Kylo就转身离开了。

Hux艰难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的那只橘猫马上就跳出了书桌开始蹭起了他,他伸手摸了一下,便倒在了床上不想再爬起来,而Millicent则听话的躺在一旁,用头靠在Hux的姜毛上,偶尔用爪子拍动几下,好像是在确认他的主人没有死亡一样。

晚上已经沉睡了很久的Hux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他猛的抬头一看,自己原先加固了的门突然又被炸开,而眼神回到另一个方向,一个穿了黑袍的男人站在他的床前气势汹汹的看着他。

“Kylo?”
还没有睡醒的Hux试探性的问道
“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你个怪物!”
“Kylo,我说过了,我没办法控制你怎么想我的,再说了反正我的结局你也看见了,那么能不能把我的门重新按上去,然后滚出去!”
Kylo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又一次把手举了起来,Hux感觉自己不能动弹。
当Kylo再次把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他清楚自己又将要经受一番强制性的记忆播放。他心中默默的骂着。
“Damn Force…”

而这次Kylo给Hux看得是关于他的记忆,一些不一样的记忆,这让Hux再也骂不出来了……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