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嘎

巴拉巴拉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3,Know nothing at all 


Hux早早的就在来到大厅等着Kylo的到来了,身后站着两个暴风兵一动不动,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他依旧是将自己的头势搞的一丝不乱,双手背在身后,高傲的抬着头。
远处的Kylo在暴风兵的带领下来到他的面前,Kylo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这是当时给他准备好的,但之前他一直就未脱掉他逃离绝地学院时穿的那套学徒服,今天的他宛如精心打扮了一番,表情中多了几丝阴沉。

“我以为你就想一直把你那破学徒袍继续穿下去啊!一直穿到最高领袖的面前,Ben!”

“我不叫Ben,你忘记了吗?Hux!”

“对,Ren,Kylo Ren,看来你有所改变,希望你是真的记住你的新模样了。”

“我认为我可以去见Snoke了,Hux。”

“小孩,记住,无论如何,都要叫最高领袖,我今天带你去看看真正的第一秩序,眼睛睁大了!”

Kylo有点想翻个白眼,第一天的时候他已经无限循环了关于第一秩序的任何东西,今天怕是又一个无聊的一天,而Hux看着他轻浮的样子很是想上去给他反手一个耳光。

“你了解共和国吗?”
Hux没有理他一边往前走一边问Kylo。
“并不,还没有机会了解就与世隔绝了。”
Kylo从九岁就去了绝地学院,说实话后来就一直专研着如何成为绝地武士这件事了……
“很好,那么你现在的选择是正确的,加入我们你将解救人民,解救银河系,帮助他们脱离这混乱、腐败,消除非人类和异族人带来的恐怖灾难,还有抵抗组织将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他们的存在就是银河系最大的危险。”

Hux在帝国歪曲事实的环境下成长着,在他心中,他说的一字一句他认为都是实话,并且他一直认为他将是帝国最重要的力量,是银河系的救世主之一。

“我的母亲,不,曾经的“母亲”的抵抗组织的重要人物…”
Kylo打断了Hux的介绍,他知道他现在当着第一秩序的面说这个事情非常不合适,对于Hux来说他还记得曾经的事情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只能换了的是他的冷嘲热讽。
“你母亲,也有原力?”
Hux并没有像Kylo心想的那样会针对他,反而还打听了起来。
“是的……”
“呵!那你应该是Laie的儿子,果然最高领袖会选择你,看来你是个关系户”
Kylo有点不明白Hux口中的“关系户”是什么意思,他的母亲作为一秩的敌人怎么就变成了Snoke帮助他的原因了?
“看来全宇宙就你不知道你是Darth Varder的孙子了!”
“什么?你说什么?”
Kylo停下脚步,他一时反应不过来,他的母亲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这件事情,他的舅舅更是只字未提,甚至还告诉他他们的父亲早在他们年幼时在战役中光荣牺牲,而如今却变成了Darth Varder,帝国曾经的黑暗恐惧,统治银河的关键,这些都是在幼年时期听说到的,他甚至都以为那是传说。
“Darth Varder,你们是有血缘关系的,知道吗?Kylo!”
Hux回头停下来看着原地发愣的Kylo。
“但是,他们从未说过…”
“当然不会说,你心中根深蒂固的黑暗面他们早就感知到了,这种事情只能隐藏起来,他们一直担心让你知道后会改变你的立场,看来不说也改变不了一定会发生的事,想想你的亲人们,在知道你是什么人后对你做了什么?”

听着Hux喋喋不休的话语,眼前一幕幕出现了他在平时冥想时出现的一幕幕最深层的黑暗,他经常会看见沙粒,熔浆,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恨意。

“这里才是真正需要你的地方,你要变得更加强大Ren,就像第一秩序一样,我们拥有比以前更加强大的武器,是曾经威力的数倍,或许你还有看见过这些大家伙…”
Hux带着Kylo来到了停放一秩武器的平台,无数的TIE(钛战机),AT-AT(步行机)这些对比起抵抗组织的装备来说,叛军的武器简直宛如废铜烂铁一般。
“这些武器全是改良后的,更新,更强大,而这些只是不值一提的一部分,如果你未来受到了最高领袖的青睐,你将可以有更高的权利,不光光是弑星者基地,你还可以在Finalizer(定局者号)上指挥一切,这是个比曾经帝国时期的歼星舰要大两倍,而且更加强大,而你现在所在的基地不光光是指挥中心,他更大的作用是摧毁那些腐败混乱的行星,带来新的秩序,暗物质的能力只需要一会会时间就可以将这些无用的东西直接灭绝!”

Kylo看着这些不可思议的科技武器,他感受到了帝国的强大,这种强大的力量让他觉得非常恐惧。

“kylo,你就应该像它们一样,Darth Varder已经是以前帝国的事情了,而你应该变得比他更强大,最高领袖告诉我你很有潜力,但是在我看来,你只不过是个还没长大的毛孩子,我没有说错吧!”

“ 不,Hux,我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小孩。”

“哼,只有小孩才会在强词夺理的时候急的好像要哭出来一样,需不需要镜子看一下现在的你!”
Kylo一直都很受不了Hux的冷嘲热讽,这让他感到浑身上下都非常的不自在,而且他现在确实又和Hux所描述的差不多,他一直没有办法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或者说是控制不住自己这双眼睛,每次都会充满眼泪…
“今天的参观到此结束,你离最后的期限没几天了,把握好时间,Kylo!”
Hux转身说完这句话便飞速的离开了,每次他一提到那六个原力者的时候Kylo就会情绪失控,他可不想亲身体验这个过程,说不定这个原力小子会把他有用这该死的原力掐死。
Kylo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内心里的火焰却烧得格外的高,他感觉到自己在这个银河系中变得极其渺小,仿佛即将消融成灰烬一般,眼前突然出现了Luke高举光剑即将看向他的样子,绿色的光打在Luke的脸上,变得扭曲丑陋,随后画面转向了Darth Varder巨大的黑色身躯突然伸出一只手对着他说“Join the dark side”他还没来得及理清楚情况时,画面又转回了Luke这边,绿色的光剑毫无犹豫的砍向了他,而Han和楚巴卡向他疯狂的射击,Laie想要抚摸他的脸庞却还是收回了手,最后一刀刺向了他的心脏。
等Kylo缓过神来,他感觉心脏依旧真的像被刺伤一样,绞痛的不行,一切发生的太真实了,没有一个人对他有留情,铁下心来让他必死无疑,他在黑暗面的纠结让他陷入了死亡的困境,他感觉自己真的被被弃了,曾经的一切宛如泡影一样的消失在大脑中,他无法理解住这种痛苦,就像当初逃离绝地学院一样,一一杀死了还没来得及躲开的暴风兵们,口中一直说着…
“I hate you,I hate everybody…”



Hux没想到这次Snoke还让他把Kylo一起叫过来见他,而且他感觉自己还并没有把这个小孩给完全教好,昨天事情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他也不太确定这个人的脑子里又是什么愚蠢的想法。

“我的孩子,Kylo Ren ,我感觉我们要越来越有话可以聊了。”
Snoke庞大的身躯笼罩着Kylo,一直注视着他甚至脸上还露出了难看的微笑,Hux感觉气氛并没有那么尴尬,就插了句。
“最高领袖,这几天里我已经让他有很大改变了,但是他还是差一点,他经常会控制不住情绪,我担心这会成为他未来的障碍……”

“Hux你太为难自己了,哈哈哈哈。”
Snoke看着Hux一本正经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和他的身躯形成了正比,声音一阵阵的刺入他的耳朵…
“你引导的很好,我一直在观察着他,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愤怒点,但他还缺少真正适合他的锻炼,从明天开始,我来训练他…”
Snoke马上从大笑中恢复回了平时的样子,夸赞完Hux后就示意让Kylo先回去。

“Hux,没有你或许事情还不会那么顺利!你提到了Darth Varder是个聪明的做法”

“最高领袖,你怎么会知道?”

“我连接了Kylo的记忆,所以我了解你对他做的每一件事情和每一句话,而他现在的原力还太弱,他根本感觉不到,你昨天走后,我在他的大脑里推波助澜了一番,看来已经成功了!”

“我答应过你,General Hux!”

“感谢最高领袖,我一定会领导好第一秩序。”
Hux对于这个成功早有准备,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但只是有点来得太快,他抬头看着Snoke,眼神变得更加坚定。
“还有,我要你继续关注着Kylo Ren,让他信任你,让他告诉你我看不见的东西!”

TBC
【开罗妹妹已经一半出师啦,后面的他不会再像前面一个傻大个一样了,而且Hux会越来越难对付他,但是搞来搞去终归会搞出事情来🙉……】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