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嘎

巴拉巴拉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2、You have a cat??

【Millicent要闪亮登场了】

显示器上已经循环播放了无数遍的帝国军校招生和第一秩序招兵的各种洗脑般的宣传视频了,Kylo这一天就一直这样无限循环着,一开始他一直瞪着屏幕看,但看久了也就莫名其妙的睡着了,但谁知道有人居然把视频声音调到了最大,他突然间被惊醒,这个房间被人监控了,有人故意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那个姜毛!可恶”

Kylo揉着自己的头咒骂到。
他快步冲到房间门那里想要打开出去,去找Hux好好“理论”一番,但是很遗憾的是,房间门居然被反锁了起来,他反复捶打着房门,力道大到整个房间都在随着他的敲击哄哄的震动。
他的原力即将再次失控,就像一个玩不到玩具的孩子一样,随时随地都会大发雷霆,宛如一颗不稳定的炸弹,轻微的颠簸便会夷平一切。

“开—门—”

看来这个监控他的人并没有要开门的意思,反而还给门锁的更严了。

“啊—”
随着一声大叫,房间里的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地板都在疯狂的震动,然而就这个门却丝毫未动。
震动渐渐消失,Kylo无力的瘫坐在地板上看着差点被摧毁的房间,他本来只是想开个门,然而现在整个房间都毁了,背后居然还靠着个完好的房门。
但是也好,至少没有那烦人的宣传片了,他那么想道。
但是谁知道,房间里的音响系统并没有被摧毁,当他刚要闭眼再次睡着时,房间里响起了《帝国进行曲》……


经历了刚刚无用的发泄后的Kylo这次学乖了不少,他就呆坐在地上,身靠着房门,听着这“振奋人心”的音乐一遍又一遍,眼中现在不光光充满泪花,还布满了可怕的血丝,就算他再怎么憎恨曾经,但至少在绝地学院不会有人用这种另人崩溃的手段来对待他,他感觉他渐渐的知道为什么帝国的第一秩序那么难对付了,他甚至开始怀疑Hux曾经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才会变得和如今一样不知人间冷暖,冷酷无情,将别人的生命视为粪土。

随着房门被解锁的声音响起,Kylo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门就开了,他直接顺势到在了Hux的脚下。

“站起来,Ren,最高领袖可不希望看见你这个样子”
Hux看着大衣下的人脸,忍不住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我可以见最高领袖了?”
Kylo如死灰般的眼睛突然露出了一点希望,又一次变得亮闪闪的。
Hux慢慢的走进房间,尽量避开这些被Kylo摧毁的残骸,找了个还可以坐的凳子很将就的坐了下来。

“当然不是现在,现在的你去见他,连我也会一起被罚。”

“你说什么,姜毛?”

“我已经答应你不叫你原力小子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尊重一下我!”

说实话,Hux是极其厌恶被别人叫姜毛的,这会给他一种别人在嘲笑他是劣等血统的感觉,但面前这个大龄儿童是他成功的关键,他当然不会用他这张毒辣的嘴来讽刺让他再一次泪汪汪的看着他,然后像刚刚在监控里一样再爆炸一次。

“你看了一天的帝国宣传,你了解到什么和我说说? Ren”

“黑暗…权利…掠杀……”

“不,这是更美好的未来Ren,你看见了光鲜背后的东西,但你还需要看见鲜血背后的东西!”

“但愿如此”

“告诉我,你其实根本不是真心实意的投靠帝国,你只是因为光明面被弃了你,你只是个无处可逃的孩子罢了!如果是这样,我很乐意把你和你的同伴一起关起来。”

Hux看着面前这个人,他一开始以为他非常好搞定,但是他发现他在抵抗组织生活的太久了,心中真正的是光明面的东西,但是他这种飘忽不定的性格导致他心中积满了仇恨……

“我看你还是没有完全认识到什么的第一秩序和你的使命!”

“我的同伴怎么样了?”
Kylo又一次露出了这种让人想要怜悯的表情,每次只要说到他那带过来的六个原力者他都会这样。

“他们比你实相,也可能是因为你给他们都洗了脑了,他们的大脑里空空如也,只不过是六个拥有原力的躯壳,同样给他们看了一天的宣传片,他们几乎就可以为帝国效力了,而你,到现在还不愿意被弃你的过去,居然你已经投靠了帝国,就要付出代价,体现出你的能力来,你知道帝国为什么有第一秩序吗?我们的存在是给全宇宙带来秩序的,是未来的希望,你现在所在的弑星者基地他同时也是个强大的武器,他可以消灭一切低等的生物,只是弹指一挥间,我要你现在就想像自己和武器一样,杀死消灭曾经的一切,美好痛苦,想想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是谁导致你这样的,你还要继续保留它们吗?然后把它们转变成仇恨,这是你强大力量的来源,如果你真的做好见最高领袖的准备了,我会带你去见他的。”

Hux的每次演说都是那么的激动人心,他看得出Kylo的眼神中慢慢弥漫出一股不同以往的气息,是一种仇恨带来的杀气,这让他很满意,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将会真的变成Kylo Ren,变成最高领袖要的那个人,而他也可以变成他希望的那样。

“我需要冥想,Hux!”

“希望你们这种有原力的人有自己的办法,等你办到了来找我,我让别人给你换个房间”

“不,就这一间”


Kylo已经在房间里呆了有个两天了,监控中的他一动未动,也不进食,就一直在那里紧闭着双眼,时而会抽动一下身体,这两天里他一直看着监控也感觉有点累了,既然这个小子现在陷入休眠状态就不用那么无时无刻的关注着他了,Hux心里想着,或者可以告诉Snoke他已经等到这个原力者了,并且已经再前期改造他了,随便问问怎么处理剩下的六个。
房间里的Kylo一直在感知着、挖掘着心中的仇恨、黑暗、冰冷…
但是在感受的过程中一直会恍惚的出现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面朝着地躺着,灰色的水泥地面已经被血洗过了,身后巨大的帝国国旗已经被撕的残缺不堪,这是什么?帝国的失败?
但是他同时也感知到了来自光明面的事情,太空中飘荡着义军的飞机残骸,他还看见了漂浮的尸体,看见了她的母亲在逃生船上哭泣,看见他亲手杀死了他的父亲…

他猛的从冥想中出来,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一切还没有发生,但是一切都是宛如注定的,没有一方得到最后的胜利,那么他在哪里?
他再一起集中精神,这次他看见了Hux……

“最高领袖,我已经见到那个原力者了,我已经在对他进行改造了,他的个性非常顽固,我需要多一点的时间。”

“Hux,我们不能急,我了解他,一个纠结、情感丰富的孩子,让他从根本上被弃过去非常困难,必要的时候,你需要动动脑筋才行!”

“是的,但他来的时候还带来了六个一样的原力者,如何处理他们?”

“等到他完全是我们帝国的人之后,让他自己去处理他们。”



姜黄色的头发在Kylo的冥想里变得没有平日里那么服帖,他衣服破损的严重,露出了里面苍白的皮肤,跪在地上求着他什么,画面一转即可变成Hux倒在了血珀之中,冰冷的风吹着他的头发,脑后勺还有个冒着烟的枪口,同时他听见了孩子的哭声,他母亲的哭声,伍基人的哀嚎…
为什么一切都会围绕着Hux这个姜毛,他出现很正常,但他却如此频繁的出现,就连Snoke出现的次数都没有那么多,甚至感觉他会为此而受到牵绊,Kylo越来越想不通,他的心脏一直砰砰的狂跳,他站了起来,去拉动本以为已经锁上的房门,而这次门没有上锁。

“告诉我Hux的住处?”

Kylo抓着一个暴风兵咆哮道,然而暴风兵没有做任何回答,kylo用原力掐住了暴风兵的脖子

“告诉我—”
暴风兵依旧没有回答,在长时间的原力掐下,失去了挣扎,路过的一些军官看见这个场景都害怕的躲开,但有个可怜的人还是被Kylo用原力定住。

“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的,我自己找”
说完就把他巨大的手放在了这个人的头上,肆意翻找着他的记忆,最后狠狠的松开了手,直往Hux的住处冲去。

Hux住处的房门不像他的门那么坚固,其实也是kylo他用原力暴力拆下的,房间里非常的整洁,这肯定是Hux的房间了,里面一尘不染的,就宛如Hux的每天的头发一样,发胶可以抹的发光。
办公桌前的显示屏上显示的是他房间里的状况,甚至是多方位无死角的。

“哈!我就知道,这个该死的姜毛!”
kylo用力的锤了一下桌子,他感觉有个蛮重的东西从桌子里掉了出来,过了一会他的腿上就有个毛绒绒的东西试探性的蹭来蹭去。
他慢慢地低下头看去,一直肥硕的大橘猫紧张的讨好着暴怒的Kylo,用猫头轻轻的蹭着Kylo的小腿,这时的他又开始怀疑这个是不是Hux的房间了,他感觉Hux的脸,他的性格,不像是一个会在自己的房间里私藏一个猫的男人。
他伸出手想要去摸一下这个猫,但是猫又很警惕的突然退后,发出警告的呼声。
“哼…和主人一个德行”

“他主人什么德行?”
Kylo再说完那句话后突然发现Hux紧接着他的话也跟了一句,这时Hux背着手站在被Kylo用原力轰开的房门旁边,招呼着自己的猫来到他这里。

“我以为你已经找到了你自己的方向,看来是没有,我太信任你了,信任到把自己的房门都搞飞了!”

“你的猫?”

“不然是你的?”

“不,不,你监控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冥想里,告诉我!”

“我监控你因为你是我的任务,而你为什么会想到我,你再怎么质疑我我也没办法帮你回答,我又不像你们这种有原力的人可以随便就侵入别人的思维,盗窃点东西,一不开心就把别人用自己所谓的原力掐死。”

“你说过我可以来找你。”

“我说过当你办到了,可以来找我!还有你能不能用点规矩的手法。”
Hux一边说一边抚摸着猫,光线下漂浮着稀稀拉拉脱离下的猫毛,而猫在他的手上发出了安心的咕噜声。

“你怎么会养猫,难道第一秩序还那允许你们有这样的休闲方式?”

“当然不允许,他本来在桌子里藏的好好的,是你让她迫不得已才溜出来的,你问题太多了,我让人给你安排了新的房间,跟着他们过去,继续你的冥想。”
Kylo明显现在有点走神,他看着Hux一本正经的样子,手中安抚着一只感觉要抱不动的橘猫,他有种想要伸手也上去摸一下的感觉。

“Kylo Ren,不要动我猫的任何脑筋!”
Hux看透了Kylo的心思,他知道他对他的猫产生好奇心了,但目前最关键的是让他快点摆脱光明面的困扰,这种可爱的东西只会让他越来越难拔于光明面中。或者一开始他就应该继续反锁他的房门。

“你怎么会把它养那么胖,和个肥猪一样。”

“Ren,你还是小孩吗?为什么不该你好奇的事情你还要去搞个明白到底,我希望你来第一秩序不是就为了研究Millicent的吧!”

“Millicent,它居然是只母的?”

“最高领袖已经没有耐心了Ren,你不会希望他失望吧,从三天后开始,你若还没有改变,你的那六个同伴将一天死一个,你看看你还有几天时间,如果你还有时间关心我的猫的话!”
Kylo听到这样的话一下子被拉回了神来,他的表情再一次阴沉一下,一把拉过Hux的衣领说到。
“你不能杀他们—”

“这个权利在你手上Kylo Ren,是你一直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你这个意志不坚定的小孩,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Hux一把推开了Kylo,下令让人把他带离他的房间,他把猫塞回了书桌里后,叫来了维修部来加固他的房门,他绝对不能再让这个人莫名其妙的闯进来了。

回到新房间的Kylo看着自己的衣服和裤子上居然还黏了一些Millicent的猫毛,他一开始只是以为Hux是个冷血高傲的男人,在利用他爬上更高的职位,但是现在看着这些猫毛,他开始关键这个男人他越来越看不清了,冥想中的Hux,对峙他的Hux,和抱着Millicent的Hux,人物的形象越来越模糊,而现在已经来不及搞明白这些了,他现在需要赶快认清自己的使命,忘记自己的过去。

Hux看着换了房间的Kylo还是那老样子,愣在那里找不到方向,如果没有那六个人来激他,估计他更不会有所改变,Kylo现在19,还是个青春期暴动的年纪,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就成熟起来,现在看来就光靠Kylo自己来做出改变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他需要让他见识点不一样的东西,让他做出更大的牺牲,等他心如死灰的时候,他必定会改变自己…


“希望你平静下来了,明天不要冥想了,我要带你去看个东西。”

TBC~




【给Millicent的设定是大橘为重了,主要想让他和Hux有个巨大的对比,而且Hux这个几乎营养不良的人会在悄咪咪养猫的情况下还把猫喂的那么好,真的辛苦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