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嘎

巴拉巴拉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12、Daybreak



    这帮叛军虽然名为软禁,但实际上对Hux是呵护有加,每天的饭菜可以算得上是美味可口又充满营养,在第一秩序的时候为了培养每一个士兵和军官的个人素质饭菜不可口而已有各种条例很是让人不爽但也没有人敢反抗,现在只要他提什么要求必回马上完成,除了Hux最喜欢喝的苦茶不被允许以外,别的样样是一句话的功夫,都甚至让他有点不想离开这个地方,比起Kylo送他的那破房间,这里宛如是个天堂,但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为什么她们会那么对待自己,不就是因为自己肚子里有那么个更有价值的利用物品,而他现在作为这个胎儿的载具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也必然不能轻易懈怠。


     在这番悉心照料,Hux的肚子终于见了点起色,腹围也一天天大了起来,像他这样的人安逸的日子过久了会腻,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哪里都贱,以前他认为自己最贱的是内心,看不得别人在自己眼里捣乱,最喜欢干的就是折磨别人,现在关久了发现最贱的就是那嘴巴,他好想念这种淋漓尽致讽刺嘲笑别人的感觉,在这里没人会搭理他,他也不配去嘲笑别人什么,现在的是别人的阶下囚,但他见了人依旧不会低下他高贵的头颅,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等那个“傻兮兮”的飞行员Poe来找他例行“净化心灵”的时候,和这位也是嘴皮子飞快的朋友疯狂的互嘲,是个唯一可以满足他这种不吐不快的欲望的时候,但和他的对嘲中还是感觉缺少了点什么,那就对另一个傻大个的嘲讽,他太喜欢拿那位来开涮了,Poe他也会说,会对Hux的话进行不同程度的反击,有时候Hux会莫名其妙的使自己处于下风,而和Kylo就大大不一样了,他会用那不太好的耐心先隐忍个几秒钟,慢慢的气急败坏了便会把脸上的五官都扭曲在一起,露出一副马上就哭给你看的表情,这对于Hux来说太有感觉了,当然还是要把握好火候,一不小心就会墙上去。

    Hux关在这里是为了引诱Kylo亲自来自投罗网,现在过的日都可以数得过来,如果那晚点来,这孩子生出来,估计他那时候应该就是宇宙垃圾了,而如果现在来……突然Hux脑中有一种隐隐的钝痛。

 

     “嘶—”

     “你其实也可以不用成为宇宙垃圾…”

     Hux听见声音机灵的一个回头,“你怎么也干这种窥视的事情,有原力的人都可以不用讲道理吗?”

     “只是你自己平时不愿意说,那我就自己看看,再说了你现在什么个境地你不要忘记了”

     Rey从他背后走上前来,叉着腰看着Hux。

     “你不是蛮喜欢这里的吗!看来有意改邪归正啊!”

     “改邪归正,什么是邪什么是正了,现在这种情况难道你们还算的上好人?”

     “比你好,你这个帝国的愚忠!”

     “你这个叛军!”

    

     “wow~Hux你现在骂人真的一点水准都没有了,和复读机有什么区别”

     Poe也不知道时候就出现在了Hux身旁。

     “都这样了还生气什么,你不怕你肚子里这个原力小兔崽子在里面和他爸一样不开心了就突然发作”

     “你说什么…”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腹中之物在这几日的养精蓄锐里力气大了不少,这一脚下去让Hux不想继续说下去,怕这一脚是用了原力,这种感觉和被甩在墙上如出一辙。

 

     Laie这几日一直不见在基地,不被管控的这两个年轻人“日渐苍狂”,动不动就想来惹惹Hux,来解解平日里对他的怨气,Hux也趁机解闷,但他们人多再怎么说也是说不过,每次都会自己自找没趣来收场,而肚子里这个也是暴脾气,不允许Hux的情绪有什么大起大落的,不然身体中的另一条染色体便要开始爆发了,Hux真的有时后悔极了为什么要留他下来,大费苦心结果一点也不像自己,却像了那个家伙。

 

 

 

     Kylo迟迟不肯去找Hux,他感觉这样被突然带走,想都不用想肯定是Laie使得另一个诈,而又不可能就那么随便的让别人那么偷走了自己的东西还放任不管,他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的走动,他现在心中如乱麻一般,没了第一秩序后他立马建立了一个新的秩序,然而单凭他一人任何事情都没有得到进展,若不是他的恐怖程度够束缚着这些还在他手下干活的人,怕是这次事件之后对于他的也是灭亡,打架发脾气的一把手,在管理面前真的是举步维艰,这些可恶的叛军还在这个时候趁乱打击…Kylo越想越烦躁,他抱着脑袋大声咆哮着,然而这样也并不能缓解他的压力…

 

    “Ben…”

    一声很轻的呼唤几乎被Kylo的大叫给埋没,但他还是感觉出有人靠近了他,他用那双可怕的眼睛盯着身后方向。

    “Ben,该回家了!”

    “哼—又准备用虚影来骗我吗?Laie”

    说完话就直接朝着Laie身影方向走去,气愤的撞了上去,想着会直接冲破这个人影,但是并没有,Laie被结结实实的撞开了,反手就拉着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Kylo。

 

    “Ben,是我,我是真的!”

    Laie的声线中带着一丝哀求,这不太像Laie,她以前再怎么样,哪怕遇到再糟糕的事情,她的声线一直是硬气的,更不要谈是求人,这一点她儿子心中很清楚。

 

    “Hux的事情不是我要求的,是那两个孩子为了我才那么干的,我们都知道你还没有彻底变坏。”

    “你还在骗我,还拉上别人来当你的幌子,Laie,你…你什么时候对我说过真的!把Hux抢走,那我必然会来拿回来,让我自投罗网是吧,现在还来搞亲情这种戏码,你真的狡诈。”

    “Hux现在很好,反正比你照顾的好,你差点又要葬送一条人命。”

    “哼…你继续骗吧!”

   

    “起码我还想听你叫我一声Mom,是真的!”

 

 

   “………”

 

 

房间里突然安静的恐怖,没人再说一句话,Kylo猛地把手臂抽了回去,Laie以为他听见这话他会冷笑或者是强烈的反驳,但是对方没有说话,手拿回去后就一直僵直在那里,Kylo的拳头越握越紧,关节间摩擦的声音在现在这种状态下格外明显,喉头一阵阵的抽动着。

 

    “如果你真的不是Ben了,为什么大家叫你名字的时候你会回头,我知道你还是我的儿子,无论发生了什么。”

 

     Laie也不确定说出这样的话后会发生什么,现在对于她来说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找回Ben的内心对于局面的大转变很有帮助,而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有点私心,她那一代的已经一个个都离她而去了,代价如此的大,都是因为一个原因。

 

    “Ben,我从没有求过什么,我只希望我可以在最后把你带回我身边。”

   说完,Laie的脸颊两侧两行泪水流了下来

   “我杀了太多人了,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抱歉,我不是Ben。”

   Kylo话虽然冷漠,但声线却异常颤抖,他没有再看一眼Laie,转身离开了房间。

 

 

   Laie一回到组织后就看见Rey后Poe在那里招惹着Hux,而他就算到了现在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Laie!”

   Poe先一步看见了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都先出去吧,我有话要和他说!”

  很明显那两个人还没有和Hux吵够,突然被叫出去还有点不情愿的样子,而Laie回来后就脸色惨白,精力宛如耗去了一大半,她坐在对面的凳子上缓了好久才准备开始说话。

 

   “Ben进了第一秩序后一直是你带着他吗?”

   “没错,如何?”

   “果然学了你很多的无情的一面。”

   “想必,你应该才刚刚找好他回来吧!他居然没有杀了你还放你回来,难道你把他杀了不成!”

   Hux用着很打趣的口气说着,看着对面也并非完好无损的Laie知道刚刚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激烈的打斗才如此虚脱才逃了回来。

   “她没有杀我,但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不会杀我了,如果没有猜想错,他明天就会来救你,如果真的来了,我们就视为宣战,请好自为之。”

 

   “你的意思是要我现在就投靠你们,哈哈哈哈哈,还自称自己是正义的一方,光明的那一面,也不过如此嘛,我生于帝国,已经做好了为此献身的准备,投靠这种叛徒的事情我是不会做出来的,居然要宣战的话,你们自便。”

   “你难道不担心一下你肚子里那个。”

   “他本来就是个意外,不出世对于他来说也是件好事。”

   “你确定你内心是这个意思?”

   被揭穿这种事情对于Hux是一种致命打击,他假装自己很强大的外表实际上很多时候都是不堪一击。

   “我知道你是想保护他的,同时也希望Ben来接你回家,你也不希望我们在这个时候发动战争……但是可惜的告诉你没有办法。”

   “希望越好越不可能实现…”

  Hux只要心情一激动,肚子里的就会一顿狂踹,他现在已经无力的瘫坐在床边,无力的说出来这句绝望的话。

  “但这个孩子可以救!就看你愿不愿意。”

 

  Hux不想多说什么,不再继续搭话,准备就那么闭上眼睛等明天的到来。

 

  Laie也离开了房间,出门的一瞬间她眼前几乎一黑,还好有Rey扶了一把。

  慢慢睁开眼睛,口中喃喃的对自己说到“不是现在不是现在”

  “不要再对他传送原力了,你会吃不消的啊,他自己都不在乎你又何必?”

  Rey眉头紧锁着,她知道刚刚Laie借着说话的由头又再给Hux肚子里的那个原力崽子无私奉献着自己的原力,这样的做法可以让胎儿快速发育,使得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可以产出,所以这就是为什么Hux肚子会大的那么快而且还如此活跃。

 

    “他比谁都在乎着孩子,我必须帮他,这个也是我儿子的孩子,也是我家的孩子,时间再拉长一点,他撑不到那个时候!”

    Rey没有办法反驳,Laie心软起来真的太过善良,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次次听见他都会让她咬牙切齿……

   “好了,带我回去休息休息,明天可能又是艰难的一天,你们要做好准备!记住无论如何要护全Hux!”

 

   Kylo这边备足了兵力,就待明天,这次他不光光准备把Hux拿回来,还有剿灭这帮抵抗组织,他心意已决,看着地下紧张筹备的人,眼神中比平日多了几分淡然。

 

 

   夜里Hux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但怀胎这件事情让他身体每天都处于疲劳状态,最终还是睡着了,他梦见了以前Kylo给他看见的各种预知未来的幻境,谁知这些被一个个击破,随着一只血手在Kylo还是Ben的脸上慢慢的落下,留下一道血痕,画面就变成一片绿色的草坪上,一个黑发男的拉着一个棕红色头发的男孩的手,慢慢的走着,走着,男孩回头微微一笑的样子和自己有着几分相似……他对着后边的一片虚伪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Papa~”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