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嘎

巴拉巴拉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10、obscure corner

    Kylo清楚的看见了,那个脸是自己的母亲,每次看见这张脸她都会露出一副冷漠的样子,但是内心的链接是不会骗人的,上次他还差点杀了Laie,但是他根本没有办法下手,从小Laie就给了Ben一种遥不可及的温暖,她恨她也会为自己这种思想而感动内疚,直到被母亲一手操办的送到了Luke那里,他的仇恨就变得更为严重,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尽的自我谴责,他不想去怀念Laie在小时候每天晚上都会给他讲银河系的故事,他告诉自己这些只是假象,是每个父母都理所当然应该做到的,他更多的时间是在和冰冷的机器人玩耍,而Luke最希望的事情就是Ben可以理解自己的父母,哪怕不能理解Han,但一定要原谅Laie对他带来的缺失,因为Laie真的是用心在爱自己的儿子。

    Laie用强大的原力切断了两人的精神链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但她还是感受到了儿子动荡的内心,Ben依旧在迷失,同样她还感觉到了巨大的悲伤压在自己儿子身上,有那种失去珍重的哀伤,更一大部分是一种失败带来的挫败感。

    Rey回头看着Laie眼神黯淡下来,走过去扶着她。

 

    “你也看见他了,Ben Solo,变了,已经没有人能再把他带回来了……”

     “我们的精神链接不会骗人,我还能找回我的孩子…”

     “他已经不是Ben了,他杀了自己的亲人,他向我们发动攻击!”

     “但至少,Kylo还不会杀了我…”Laie抬头用笃定的眼神看着Rey。”

     “Laie,如果你觉得可以,我可以再试试看,如果Ben真的还存在最后的良知。”

 

     Rey深知Kylo转变成Ben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但Laie却坚信可以找回自己的儿子,哪怕已经牺牲了那么多人去实践这件事情都没有成功,Kylo的可怕程度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他居然还监禁了第一秩序的Hux来完成他那肮脏的勾当,而新的秩序完全不会比以前的温柔。

    

    “不,Rey,是我害死了他们,我是最想找回Ben的人,我却一直让别人来帮忙,这次我自己会去找回我的儿子。”

   “但是…”

   “你是这里的希望!”

……

     

   Hux又被独自关在这个鬼地方好几天,但是这几天没有Kylo来骚扰,甚至他发现他可以随意打开房间虽然外面一样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

     他只不过是被关在了一个房间中的房间,没有希望的等着Kylo来无止尽的羞辱他,Hux想可能是那个傻小子认识到自己太疯狂了,但是转念之间又否认了这个想法,他觉得Kylo可不会如此简单的放过他,可能只是觉得他被耍了很是丢脸暂时不好意思在来找他。或许也只是他自己现在才是疯了的那个,毕竟在这次的诡计中他付出了更多,差点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但可以感叹的是至少现在他的肚子还没有被那个混蛋搞大。

 

  …………

 

    “你为什么在这里。”

    Kylo刚刚给Millicent倒好了猫粮,一抬眼就看见了上次看见的那个模糊的脸庞,但这次却很清晰的站在了他面前,经历了上次的白费力气,他去触碰了一下那个人,是虚影…

    Kylo虽说松了口气但还是选了一个远离一点的地方坐下。

 

    “我是谁?……Ben……”

    “Laie Organa”

    Laie眼里的一丝希望变得不是那么明亮了,比起她儿子直呼她的名字,她多希望她儿子还认识她是她的母亲,她对于这样的场面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直到Kylo再一次问到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你不应该在这里”

   “你也不应该选择错误的方向”

   “Luke和Han都已经不在了Ben,我看出你背负的痛苦了,你骗不了我,son!”

   “我不是Ben,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也会杀了你,杀光所有妨碍我的人!”

    “你骗不了我,你不是那么想的……”

 

    Kylo一感到愤怒就会露出湿润的眼睛,显得反差很大,他恨这个思想上的链接,他身体里流着和Laie一样的血,他不可否认的是Laie可能真的说对了,他对他的母亲真的下不去手,他每次下定决心时眼前就会一幕幕浮现曾经的回忆,他本不是一个冰冷的人。

    “Ben,你不是个会喜欢动物的人…”

    Laie弯下腰想把刚刚被Kylo发火吓到角落里的猫引诱出来,Kylo再想掩盖住也来不及了,一个肥墩墩的橘色已经从角落里谨慎的出来了。

 

    “告诉我,他的主人呢?”

    “没有主人”

    “那我告诉你他的主人是被你关起来的Hux将军,他以前是那么风光,我们本都应该很好,哪怕是只能选择共存,所有人都被你逼去角落里了……”

     “银河系没有共存共荣,只有弱肉强食。”

     “你迷失了Ben Solo ,你连Hux与你一边的人都没有放过…”

     “你…”

     Kylo还想再次发怒时,Laie影像一下子消失了……

 

   ………

    

     “Hux,最高领袖要找你,现在换上衣服。”

    一个白兵打开了房门,终于打破了房间的黑暗,不带任何感情的说完了这句话。

  

    “噗…哈哈哈哈…最高什么,再说一次!!”

    Hux感觉身体上每个细胞都被这个称谓给逗乐了,什么傻子东西,可真的把自己当成过家家的领头人物了。

    “快点换上衣服,Hux!”

    “哈哈哈哈,你命令我,我是General Hux,你忘记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白兵转过身并没有继续搭话他知道Hux已经疯了,没有尊严,没有傲气,这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普通人。

 

    

     被带去Kylo房间的Hux一路上一直忍不住放声大笑,他实在是吃不消最高领袖这四个字贴在了Kylo Ren的身上。

 

 

     “你记得你问过我什么问题吗?”

     Kylo坐在床上,并没有抬眼看着Hux,就想曾经Hux对于刚刚到第一秩序的他一样冷漠的态度。

     “最 高 领 袖,我不妨告诉您,银河系没有一个人不爱戴您的哈哈哈哈哈!”

   “我并不知道…”Kylo无视了Hux的疯癫,他感觉Hux只是在他面前装,他轻轻的发出几声嘬声。

   “Millicent!!”

   Hux一下子又回到了正常的样子,他吃惊的发现他的猫居然还在,他以为这个猫早就应该去做太空垃圾或者有天被暴怒的Kylo撕烂了。

   “我知道你在乎这个猫,他是你父亲给你的,对不对?”

  “这是他给我的赔罪。”看见了猫的Hux降低了防备。

  Hux被猫疯狂的蹭着,Millicent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了,闻着Hux身上的味道很是陌生,但这脸她认识,趁着Hux还没有被再次关起来的时候多让他沾点她的气味。

 

   “你恨你父亲吗?”

   “你在说什么?”Hux不解的把眉头皱了起来,他以为Kylo只是走不动了,让他亲自过来给他上,谁知道这傻大个开始各种咨询了,还把他的猫居然养的那么好。

   “我不恨他,因为他给我赔罪了哈哈哈哈,小屁孩是不是想不开什么要哭了呀!”

    Hux不会放弃任何机会讽刺Kylo,特别是现在这种状态。

   “那你怎么杀了他。”

   “这是他自己杀了他自己,不过借我之手,是他骂我无能,没有出息,如果给我一把枪对着他的头开抢,我估计会对着自己来一枪……但是我选择对他来一枪,不,不是一枪,哈哈哈哈,是两枪,第一枪他没有死,他看着我,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神还是和以往一样失望,我觉得他还没有感受到我的决心,那我就对准了他的眉心,对Kylo一共两枪。”

    Kylo开始震惊,Hux是不是真的疯了,在讲记忆时带着的笑声是那么可怕。

   “你知道进入第一秩序的第一要求是什么吗?你要足够冷血,他小时候告诉我会给我养个什么动物或者是外星人,但是他一直食言,那我就在杀完他后给自己搞了个猫,这就算是赔给我的了。”

 

   这一切是Kylo在Hux记忆中没有看见的,看来这些被锁进了记忆中最深处的地方,Hux可能一开始就已经疯了,毕竟进入第一秩序的人没什么正常的,包括他自己。

   

    “哦,Kylo,你现在杀死了你叔叔,你父亲,我看看啊,啊—我知道了,下一个就应该是Laie公主了吧!”

 

     “你疯了,Hux!”

     “我!我没有,是你失了心,你居然还妄想我给你下个原力崽子,哈哈哈哈好,那我疯了,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敬爱的最高领袖啊,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一直以来Kylo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一味的猛撞,想到什么是什么,他真的迷失了,困在了黑暗和光明面中,他不知道怎么回答Hux,他完完全全可以直接杀了他的猫,就他刚刚那么态度他应该当场掐死他。而对于Laie和Rey那边,他认为自己是做好了机会,事实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算盘,他两边都在游荡,但两边都无法抉择…

     而且他都是与他作对,他偏偏选择了Hux来帮他养这个原力崽子,这始于他第一眼看见Hux就有了那种不应该有的依赖感,但是他把他逼去了角落就如Laia说的,他在一直品尝失败的味道,他多希望Hux还可以给他提示。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愿意为我干什么?”

     “你疯了,Kylo,现在我们都是疯子了!”

 

 

TBC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