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嘎

巴拉巴拉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9、 Kill yourself

    Hux现在完全已经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他没有料到Kylo的内心会如此黑暗,曾经的那个还在光明面徘徊的男孩如今然他感觉再也看不见生的希望。

    被关在这个牢笼里已经有几个月了,每天不是只有送食物和检查的机器人就是被Kylo“临幸”的时候可以见到有生命的东西,一开始Hux还顽强的用意志支撑着自己,拒绝吃任何东西,完全不配合Kylo,而后面的日子里他发现这一切都无法阻止这些疯狂的事实,在Kylo的原力控制下,他的抵抗简直可笑,现在的他还会自己主动配合着Kylo所渴望的一切,至少这样还不会多出别的什么额外的痛苦。

    

    一丝不挂的Hux瘫软在地上,任由着头顶的强光照晕自己的眼睛,他才刚刚从一次莫名的昏迷中半苏醒过来,胃部的灼烧让他的喉咙口一直反着酸水,喉部的刺痛让他的喉结躁动的一直上下。

    昨天Kylo很晚才来找他,和以前一样上来什么话也没用说,也不想看见这个已经自暴自弃的脸,还没等到Hux主动献殷勤就被扔在了地上翻过身去,这次比以往要更令他痛苦,Kylo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就直接粗暴的进入了他,痛的他只能把脸贴在冰冷的地上呜呜的哼着,腹部因为这疼痛本能的强烈收缩着,而身后的人反而更加用力,Hux回过头满脸挂着泪轻声哀求着Kylo,他努力抓住了Kylo扶在他腰上的手,Kylo突然抬起了头与Hux对视上,他已经很久没有正眼看过Hux了,这个男人的眼睛比以前更深邃了,面容已经被虐待的恐怖不堪,拉着他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冰冷。

 

    “求求你,不要这样子!”

 

    Kylo把他的手拉开,并且把他拉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Hux庆幸这意外的冷静,他趁这个机会挤出了更多的眼泪,委屈的抱着自己的脸,Kylo拉开他挡着脸的手,用手指抬起了Hux的脸,蓬乱的头发和哭肿的眼睛,看上去已经没有一丝曾经的傲慢,Kylo冷哼了一声。

    “你有料到你会有今天吗?”

    

    “我以为你真的喜欢我…”

    Kylo被Hux的这句话突然惊到,他把手迅速的抽了回来,他不是很懂Hux现在想表达什么还是这是他的另一个花头,眼前的这个人已经瘦的不堪入目,皮肤更是苍白的宛如血液已经被抽光。

 

    “如果你对我没有感情,我是没有办法给你孕育新的一代的,哪怕可以也只不过是一滩畸形的烂肉!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Kylo……”

 

    Hux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往房间角落走去。

    Kylo跳起来拉住了Hux,用惊异的眼神看着Hux

 

    “你这是什么意思?”

    “Kylo你没有感情,躯壳里现在已经是空的了……你还是那么的幼稚。”

 

     Kylo对于这话感到无比的愤怒,他用原力定住了Hux,然后又是一顿猛摔,Hux如今已经皮包骨头,看上去就宛如在摔一堆骨架一样,等Hux在抬起头看着Kylo时鼻子里已经流出了鲜血。

    “你已经没有权利再教育我了Hux,你就是一个工具。”

   

    Kylo用自己的大手把Hux的鼻血涂抹的更开,他喜欢看Hux被血晕染的样子,然后重新进入了这个已经不能动弹的人,他掐着Hux的脖子,用力的挺进,每一次都感觉是深深的钉入了Hux的身体里,被猛摔过的Hux现在五脏六腑都无比的疼痛,内脏一次次的强烈挤压让他撕心裂肺的想要大叫,但被Kylo死死的掐着他只能在喉咙发出一点点的气流声,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小腹一阵猛烈的绞痛,宛如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的被剥离,他再次流下眼泪,这一招对于Kylo已经没有用了,反而是用了更大的力气掐晕了Hux。

 

     慢慢的Hux的的通道流出了一股股的温热血液,血流的量大的可怕,Kylo近乎疯狂的行为不得不停止下来,拍打着Hux的脸已经没有办法叫醒Hux了,时间感觉禁止了一样,除了这一直停不下来的鲜血,后知后觉的Kylo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整理好后叫来了医疗机器人,在超声波的检查下,他看见了Hux腹部的一个没有生机的胚胎。

 

    

    如今Hux被整理的干干净净的,继续被关在这个牢笼里,身上的血已经全部被洗去,苍白的皮肤在灯光下像发光一样,前几天的这个时候他会一直恶心不断,而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这种感觉,喉咙的干涩现在才是最主要的难受,他按了按自己的肚子,他清楚了昨天在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Hux很庆幸Kylo还是那个一点就着的家伙,事情果然按着他的计划发展了下去,他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给这个家伙生下这个孩子,他也就失去了价值,到时候更是生不如死,而如今他还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

 

    “Hux,这一切原来都是你计划好的,你骗了我!”

 

    牢笼的门再次被打开,Hux被Kylo一把拽了出来,他看见这个男人露出来这种憎恨的表情,他死死的抓着Hux,另一只手按在Hux的额头上,恨不得把他的脑子挖出来看看还有什么诡计还没有拿出来的。

 

    “Kylo,我说过,最后你只会得到的是一滩没有用的烂肉,我看你是已经看见你的儿子了,哈哈哈哈…”

 

   Hux的笑声是那么恐怖,他不在乎他自己的肉体会被糟蹋成什么样子,对于他来说现在他没有肉体可言更没有什么尊严,看着Kylo和自己一起落井下石,他居然会有一种得逞的感觉,看来自己也是心理变态的不行。

 

    “你我都会付出代价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互相利用而已,你现在杀死不是你的继承者,是你自己…

 

     你杀死了你自己哈哈哈哈,Kylo!”

   Kylo毕竟还只是个冲动狂,他玩手段还是玩不过Hux,哪怕现在是他占据上风,或许真如Hux所说,这种事情需要的是真正的感情,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对他拥有的是哪一项,他注定是一直只会往错误里横冲直撞。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Hux,或许我真的就和你所说的一样就是个白痴……”

 

    Hux总会对这种感到困惑无助的Kylo心软,他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对Kylo是什么感觉,他恨他恨进骨髓,但又感觉如果人生中缺少了这个人会浑身不自在。

 

    “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Hux有点后悔自己说了这个话,这个问题问出去很是奇怪,但现在他却下意识的很想帮帮这个受伤的孩子,虽然他害的他到了这幅模样。

 

     “……”

 

    Kylo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看一眼Hux,把Hux扶进了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再次关上了门。

 

    Kylo回到自己的房间,呼唤着Millicent的名字,不一会一只比以前还要肥的大橘漂移一样的跑到了Kylo的面前,他摸了摸猫的头,猫也使劲的蹭着想要得到更多的抚摸。

 

    女孩又在暗处与Kylo产生了链接,只是默默的看着Kylo摸着并不属于他的猫,直到另一个声音呼唤了她才打破了这片刻的安静…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