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嘎

巴拉巴拉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8、Aminal



(有辆非自愿的破车,真的是破车!!…不会开……)




“……最终Kylo还是如往常一样的无能放走了那个原力女孩,像个小屁孩一样的和空气打了半天的架,第一秩序终结在这个傻瓜的手上,我作为第一秩序的将军深感惋惜,我愿承担责任……”

Hux在日记上写完了最后一句话后关上了屏幕,他安抚了身旁的Millicent,慢慢从枪套中拔出爆能枪,枪口颤抖的对着橘色的猫头,如果是对自己他一点都不会犹豫,但对这只肥猫他就是下不了这个手,她没有任何错,却要和他一起陪葬。Hux还是把枪放了下来,他叫来了机器人把Millicent带走,远离这个地方。
过了一会Hux闭上眼睛,再次举起枪,再次他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当他毫不犹豫的按下扳机时,枪在一瞬间被弹开,当他震惊的睁开眼睛,那个另他反胃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手上还抱着他的猫。

“带着我的Millicent滚远一点,你这个废物。”
Hux几乎都不想正眼看这个人,他低下头看着地上的枪。

“你在逃避什么,Hux。”

“第一秩序已经结束了,我的使命也终结了。”

“Hux,这是一个新的秩序,没有Snoke,没有什么帝国,你不用一个劲死脑筋的留恋你的第一秩序,至少现在你还活着不是吗?”

“……”
“平时很能说的Hux,现在变哑巴了吗?我让你活下来了,现在应该开始完成我的要求了。”

Hux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Kylo,想要站起来一把推开Kylo,逃出这个鬼地方,但却被死死的固定在凳子上,Kylo慢慢的把脸凑到Hux面前,Kylo脸上的大伤疤让他显的不再那么幼稚,他把猫轻轻的放在旁边,拍了拍猫屁股让他去别的地方躲着。

“近看你,你还是长得很漂亮的Hux!”

Kylo把Hux的脸硬生生的拉来拉去,宛如在粗暴的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然后用那巨大的鼻子仔细的嗅遍了Hux的脖子,被控制的Hux一直想挣脱,但在Kylo强大的原力面前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他憎恨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很快娇嫩的皮肤就被咬破了,一点点的血液就把他的嘴唇给染出了诱人的红色。Kylo舔了口他嘴唇上的鲜血,一股浓烈的铁锈般的味道弥漫在他的口腔中。

“Hux、你的内心深处简直锈迹斑斑!”

Kylo把手指插进Hux姜色的发丛中,然后一把拽住,往后一拉,让Hux的脖子展现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头皮被撕拉的痛感让Hux轻哼了一下,他把眼睛闭上不让自己和这该死的脸对视上。此时无法反抗的Hux让Kylo更是变本加厉,他用着极慢的速度一个个解开了Hux的衣扣,不一会栖白的皮肤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病态般的身材加上没有一丝血色的皮肤让他感觉Hux实际上就是一具冰冷的死尸。

Kylo一把把Hux拎起来扔在了地上,让他背对着自己,Hux得到了暂时的自由后努力的向刚刚被扔掉的枪方向爬起,但还没等爬到一个让他无法承受的重量已经压在了他的身上。

“只要你完成我们的交易,我就给你自由,现在没有Snoke,没有人再能威胁到我。”

“Ben Solo,I hate you!”
Kylo听见了自己曾经的名字莫名的火大,他把Hux努力别过来的头死死的按在地上,粗暴的扯下了身下人的裤子,在对方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用手指硬生生的伸了进去,这突然的一下痛的让Hux再次咬破了嘴皮,迫于被强迫的羞耻感,他只敢一直克制着自己闷哼着,头上的青筋几乎都要爆出来一样,看见对方痛苦的样子反而让Kylo感觉兴奋,他的内心早已近乎变态,黑暗面的引导让他很乐意看见别人露出痛苦的样子,特别是出自他手。

Kylo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他最终的目的是强行让Hux为他培养新的一代,他一直认为只有完美的大脑和强大的原力的融合才能诞生最有希望的原力者,而第一秩序这个曾经最受Snoke青睐的将军正是他的人选,而原力这个神奇的东西正是如此,他也会挑选出最佳人选来繁育出最优秀的下一代。

Kylo拉开了自己的裤链,拿出自己的东西死死的抵在hux从未被进入过的洞口,一直抵抗的Hux只能让自己的肌肉更紧张,所给他带来的痛苦反之更大,而背上的这个人才不会管那么多,对于他来说现在他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直用力的往最深处方向进入,干涩狭窄的通道被折腾的撕拉般的疼痛,Hux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他痛苦的表情加上泪水留在面颊上,让脸显的畸形,痛感随着他的抗拒变得越来越清晰,在多次强硬的反复进出后,一丝丝血迹慢慢流了出来,这反而让Hux觉得还好受一点,肠道破裂带来的出血反而还起到了润滑,撕拉的疼痛现在变得越来越麻木,当然同时麻木的不只有肉体还有他的内心,当时Kylo刚刚来到第一秩序的时候还宛如一个大男孩一样,是他把他带入了黑暗面,他们都作为Snoke的棋子,互相利用着,都希望可以攀到最顶峰,然而实际上,在整个银河系中,他是一个没有原力的人,作为一个普通人才是真正的弱者,而正是这个弱者傻乎乎的培养出了一个对自己最大的危害,他曾经差点认为Kylo是真的天真才会如此相信他,那么依赖他,只不过也是个阴谋罢了……

也不知道是谁成就了谁…

随着一声低吼,Kylo停下了自己疯狂的行为,此时的Hux已经无力的趴在地上不愿意再动弹一下,本来没有血色的屁股上已经是糊上了鲜血,肠道内排斥着刚刚进入的滚烫液体,Kylo出去后便有两个暴风兵把他扛了出去,一开始对于地上赤裸的曾经的将军这两个暴风兵还显的有点尴尬,但对于Kylo的命令他们不敢反抗,对于Hux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羞耻可言,他也不是什么第一秩序的将军了,第一秩序也不存在了,现在他只会被讥笑,作为一个新领袖的玩具。

他没有被给予然后衣服,哪怕是遮挡的布料,被无情的丢在了一个令人恐怖的狭小空间里,站不起来,坐也不是,头顶上还有个刺眼的白灯照着他,他扶着看不见外面情况的墙,感觉自己正在被一群人像动物园的动物一样被随意观赏着,很多人就等着这一天这个趾高气扬的将军会掉入这番境地,曾经他利用的男孩,现在反而羞辱了他。这可能就是自以为是的结果。

Hux被着灯光照的发晕,让他想起前几天的Kylo还在用那莫名信任的眼睛看着他时,他甚至真的感觉自己的感情给他动容,他希望保住第一秩序的同时也保证这个男孩,他在亲手开枪杀死自己父亲的时候就发誓自己不会再对任何人有怜悯之心,来到第一秩序后他确实做到了,手上沾满鲜血的他对死亡已经麻木不仁,而这个从迷茫的男孩同时也让他迷茫了,他所看见的东西一直困扰着他,他看见了自己的终结而这个男孩却口口声声说可以拯救他,有那么一瞬间他并不想承认他真的相信了…他真的相信Kylo或者是Ben或许是他可以信任的人,但他不能说出口…


Rey和Kylo的链接自从Snoke被杀后就很少再有,Kylo只看见Rey带着最后一批叛军逃走后就再也没有看见到过。

Kylo今天再次来到Hux被关的地方搁着外墙看着他,Hux就宛如标本一样,一动不动,食物放在旁边也就任其发酵,他打开了外墙的通透系统,这是Hux这几天来第一次看见外面的情况,Kylo衣冠楚楚的站在他面前,故意摆出Hux曾经高傲的姿势,低头看着Hux说到。

“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动物!General Hux”

突然Kylo回头看向黑暗,他看见Rey在就在对面,瞪着吃惊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I will find you,you are next!”


(情节继续飞翔~拉不回来了,就让垃圾夫夫一直垃圾吧……)



TBC •••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