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嘎

巴拉巴拉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9、 Kill yourself

    Hux现在完全已经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他没有料到Kylo的内心会如此黑暗,曾经的那个还在光明面徘徊的男孩如今然他感觉再也看不见生的希望。

    被关在这个牢笼里已经有几个月了,每天不是只有送食物和检查的机器人就是被Kylo“临幸”的时候可以见到有生命的东西,一开始Hux还顽强的用意志支撑着自己,拒绝吃任何东西,完全不配合Kylo,而后面的日子里他发现这一切都无法阻止这些疯狂的事实,在Kylo的原力控制下,他的抵抗简直可笑,现在的他还会自己主动配合着Kylo所渴望的一切,至少这样还不会多出别的什么额外的痛苦。

    

    一丝不挂的Hux瘫软在地上,任由着头顶的强光照晕自己的眼睛,他才刚刚从一次莫名的昏迷中半苏醒过来,胃部的灼烧让他的喉咙口一直反着酸水,喉部的刺痛让他的喉结躁动的一直上下。

    昨天Kylo很晚才来找他,和以前一样上来什么话也没用说,也不想看见这个已经自暴自弃的脸,还没等到Hux主动献殷勤就被扔在了地上翻过身去,这次比以往要更令他痛苦,Kylo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就直接粗暴的进入了他,痛的他只能把脸贴在冰冷的地上呜呜的哼着,腹部因为这疼痛本能的强烈收缩着,而身后的人反而更加用力,Hux回过头满脸挂着泪轻声哀求着Kylo,他努力抓住了Kylo扶在他腰上的手,Kylo突然抬起了头与Hux对视上,他已经很久没有正眼看过Hux了,这个男人的眼睛比以前更深邃了,面容已经被虐待的恐怖不堪,拉着他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冰冷。

 

    “求求你,不要这样子!”

 

    Kylo把他的手拉开,并且把他拉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Hux庆幸这意外的冷静,他趁这个机会挤出了更多的眼泪,委屈的抱着自己的脸,Kylo拉开他挡着脸的手,用手指抬起了Hux的脸,蓬乱的头发和哭肿的眼睛,看上去已经没有一丝曾经的傲慢,Kylo冷哼了一声。

    “你有料到你会有今天吗?”

    

    “我以为你真的喜欢我…”

    Kylo被Hux的这句话突然惊到,他把手迅速的抽了回来,他不是很懂Hux现在想表达什么还是这是他的另一个花头,眼前的这个人已经瘦的不堪入目,皮肤更是苍白的宛如血液已经被抽光。

 

    “如果你对我没有感情,我是没有办法给你孕育新的一代的,哪怕可以也只不过是一滩畸形的烂肉!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Kylo……”

 

    Hux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往房间角落走去。

    Kylo跳起来拉住了Hux,用惊异的眼神看着Hux

 

    “你这是什么意思?”

    “Kylo你没有感情,躯壳里现在已经是空的了……你还是那么的幼稚。”

 

     Kylo对于这话感到无比的愤怒,他用原力定住了Hux,然后又是一顿猛摔,Hux如今已经皮包骨头,看上去就宛如在摔一堆骨架一样,等Hux在抬起头看着Kylo时鼻子里已经流出了鲜血。

    “你已经没有权利再教育我了Hux,你就是一个工具。”

   

    Kylo用自己的大手把Hux的鼻血涂抹的更开,他喜欢看Hux被血晕染的样子,然后重新进入了这个已经不能动弹的人,他掐着Hux的脖子,用力的挺进,每一次都感觉是深深的钉入了Hux的身体里,被猛摔过的Hux现在五脏六腑都无比的疼痛,内脏一次次的强烈挤压让他撕心裂肺的想要大叫,但被Kylo死死的掐着他只能在喉咙发出一点点的气流声,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小腹一阵猛烈的绞痛,宛如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的被剥离,他再次流下眼泪,这一招对于Kylo已经没有用了,反而是用了更大的力气掐晕了Hux。

 

     慢慢的Hux的的通道流出了一股股的温热血液,血流的量大的可怕,Kylo近乎疯狂的行为不得不停止下来,拍打着Hux的脸已经没有办法叫醒Hux了,时间感觉禁止了一样,除了这一直停不下来的鲜血,后知后觉的Kylo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整理好后叫来了医疗机器人,在超声波的检查下,他看见了Hux腹部的一个没有生机的胚胎。

 

    

    如今Hux被整理的干干净净的,继续被关在这个牢笼里,身上的血已经全部被洗去,苍白的皮肤在灯光下像发光一样,前几天的这个时候他会一直恶心不断,而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这种感觉,喉咙的干涩现在才是最主要的难受,他按了按自己的肚子,他清楚了昨天在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Hux很庆幸Kylo还是那个一点就着的家伙,事情果然按着他的计划发展了下去,他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给这个家伙生下这个孩子,他也就失去了价值,到时候更是生不如死,而如今他还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

 

    “Hux,这一切原来都是你计划好的,你骗了我!”

 

    牢笼的门再次被打开,Hux被Kylo一把拽了出来,他看见这个男人露出来这种憎恨的表情,他死死的抓着Hux,另一只手按在Hux的额头上,恨不得把他的脑子挖出来看看还有什么诡计还没有拿出来的。

 

    “Kylo,我说过,最后你只会得到的是一滩没有用的烂肉,我看你是已经看见你的儿子了,哈哈哈哈…”

 

   Hux的笑声是那么恐怖,他不在乎他自己的肉体会被糟蹋成什么样子,对于他来说现在他没有肉体可言更没有什么尊严,看着Kylo和自己一起落井下石,他居然会有一种得逞的感觉,看来自己也是心理变态的不行。

 

    “你我都会付出代价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互相利用而已,你现在杀死不是你的继承者,是你自己…

 

     你杀死了你自己哈哈哈哈,Kylo!”

   Kylo毕竟还只是个冲动狂,他玩手段还是玩不过Hux,哪怕现在是他占据上风,或许真如Hux所说,这种事情需要的是真正的感情,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对他拥有的是哪一项,他注定是一直只会往错误里横冲直撞。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Hux,或许我真的就和你所说的一样就是个白痴……”

 

    Hux总会对这种感到困惑无助的Kylo心软,他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对Kylo是什么感觉,他恨他恨进骨髓,但又感觉如果人生中缺少了这个人会浑身不自在。

 

    “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Hux有点后悔自己说了这个话,这个问题问出去很是奇怪,但现在他却下意识的很想帮帮这个受伤的孩子,虽然他害的他到了这幅模样。

 

     “……”

 

    Kylo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看一眼Hux,把Hux扶进了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再次关上了门。

 

    Kylo回到自己的房间,呼唤着Millicent的名字,不一会一只比以前还要肥的大橘漂移一样的跑到了Kylo的面前,他摸了摸猫的头,猫也使劲的蹭着想要得到更多的抚摸。

 

    女孩又在暗处与Kylo产生了链接,只是默默的看着Kylo摸着并不属于他的猫,直到另一个声音呼唤了她才打破了这片刻的安静…

    TBC

明天终于要回家了😂

一人在日本乱晃了2天😂,被台风吹的凌乱…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8、Aminal



(有辆非自愿的破车,真的是破车!!…不会开……)




“……最终Kylo还是如往常一样的无能放走了那个原力女孩,像个小屁孩一样的和空气打了半天的架,第一秩序终结在这个傻瓜的手上,我作为第一秩序的将军深感惋惜,我愿承担责任……”

Hux在日记上写完了最后一句话后关上了屏幕,他安抚了身旁的Millicent,慢慢从枪套中拔出爆能枪,枪口颤抖的对着橘色的猫头,如果是对自己他一点都不会犹豫,但对这只肥猫他就是下不了这个手,她没有任何错,却要和他一起陪葬。Hux还是把枪放了下来,他叫来了机器人把Millicent带走,远离这个地方。
过了一会Hux闭上眼睛,再次举起枪,再次他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当他毫不犹豫的按下扳机时,枪在一瞬间被弹开,当他震惊的睁开眼睛,那个另他反胃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手上还抱着他的猫。

“带着我的Millicent滚远一点,你这个废物。”
Hux几乎都不想正眼看这个人,他低下头看着地上的枪。

“你在逃避什么,Hux。”

“第一秩序已经结束了,我的使命也终结了。”

“Hux,这是一个新的秩序,没有Snoke,没有什么帝国,你不用一个劲死脑筋的留恋你的第一秩序,至少现在你还活着不是吗?”

“……”
“平时很能说的Hux,现在变哑巴了吗?我让你活下来了,现在应该开始完成我的要求了。”

Hux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Kylo,想要站起来一把推开Kylo,逃出这个鬼地方,但却被死死的固定在凳子上,Kylo慢慢的把脸凑到Hux面前,Kylo脸上的大伤疤让他显的不再那么幼稚,他把猫轻轻的放在旁边,拍了拍猫屁股让他去别的地方躲着。

“近看你,你还是长得很漂亮的Hux!”

Kylo把Hux的脸硬生生的拉来拉去,宛如在粗暴的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然后用那巨大的鼻子仔细的嗅遍了Hux的脖子,被控制的Hux一直想挣脱,但在Kylo强大的原力面前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他憎恨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很快娇嫩的皮肤就被咬破了,一点点的血液就把他的嘴唇给染出了诱人的红色。Kylo舔了口他嘴唇上的鲜血,一股浓烈的铁锈般的味道弥漫在他的口腔中。

“Hux、你的内心深处简直锈迹斑斑!”

Kylo把手指插进Hux姜色的发丛中,然后一把拽住,往后一拉,让Hux的脖子展现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头皮被撕拉的痛感让Hux轻哼了一下,他把眼睛闭上不让自己和这该死的脸对视上。此时无法反抗的Hux让Kylo更是变本加厉,他用着极慢的速度一个个解开了Hux的衣扣,不一会栖白的皮肤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病态般的身材加上没有一丝血色的皮肤让他感觉Hux实际上就是一具冰冷的死尸。

Kylo一把把Hux拎起来扔在了地上,让他背对着自己,Hux得到了暂时的自由后努力的向刚刚被扔掉的枪方向爬起,但还没等爬到一个让他无法承受的重量已经压在了他的身上。

“只要你完成我们的交易,我就给你自由,现在没有Snoke,没有人再能威胁到我。”

“Ben Solo,I hate you!”
Kylo听见了自己曾经的名字莫名的火大,他把Hux努力别过来的头死死的按在地上,粗暴的扯下了身下人的裤子,在对方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用手指硬生生的伸了进去,这突然的一下痛的让Hux再次咬破了嘴皮,迫于被强迫的羞耻感,他只敢一直克制着自己闷哼着,头上的青筋几乎都要爆出来一样,看见对方痛苦的样子反而让Kylo感觉兴奋,他的内心早已近乎变态,黑暗面的引导让他很乐意看见别人露出痛苦的样子,特别是出自他手。

Kylo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他最终的目的是强行让Hux为他培养新的一代,他一直认为只有完美的大脑和强大的原力的融合才能诞生最有希望的原力者,而第一秩序这个曾经最受Snoke青睐的将军正是他的人选,而原力这个神奇的东西正是如此,他也会挑选出最佳人选来繁育出最优秀的下一代。

Kylo拉开了自己的裤链,拿出自己的东西死死的抵在hux从未被进入过的洞口,一直抵抗的Hux只能让自己的肌肉更紧张,所给他带来的痛苦反之更大,而背上的这个人才不会管那么多,对于他来说现在他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直用力的往最深处方向进入,干涩狭窄的通道被折腾的撕拉般的疼痛,Hux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他痛苦的表情加上泪水留在面颊上,让脸显的畸形,痛感随着他的抗拒变得越来越清晰,在多次强硬的反复进出后,一丝丝血迹慢慢流了出来,这反而让Hux觉得还好受一点,肠道破裂带来的出血反而还起到了润滑,撕拉的疼痛现在变得越来越麻木,当然同时麻木的不只有肉体还有他的内心,当时Kylo刚刚来到第一秩序的时候还宛如一个大男孩一样,是他把他带入了黑暗面,他们都作为Snoke的棋子,互相利用着,都希望可以攀到最顶峰,然而实际上,在整个银河系中,他是一个没有原力的人,作为一个普通人才是真正的弱者,而正是这个弱者傻乎乎的培养出了一个对自己最大的危害,他曾经差点认为Kylo是真的天真才会如此相信他,那么依赖他,只不过也是个阴谋罢了……

也不知道是谁成就了谁…

随着一声低吼,Kylo停下了自己疯狂的行为,此时的Hux已经无力的趴在地上不愿意再动弹一下,本来没有血色的屁股上已经是糊上了鲜血,肠道内排斥着刚刚进入的滚烫液体,Kylo出去后便有两个暴风兵把他扛了出去,一开始对于地上赤裸的曾经的将军这两个暴风兵还显的有点尴尬,但对于Kylo的命令他们不敢反抗,对于Hux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羞耻可言,他也不是什么第一秩序的将军了,第一秩序也不存在了,现在他只会被讥笑,作为一个新领袖的玩具。

他没有被给予然后衣服,哪怕是遮挡的布料,被无情的丢在了一个令人恐怖的狭小空间里,站不起来,坐也不是,头顶上还有个刺眼的白灯照着他,他扶着看不见外面情况的墙,感觉自己正在被一群人像动物园的动物一样被随意观赏着,很多人就等着这一天这个趾高气扬的将军会掉入这番境地,曾经他利用的男孩,现在反而羞辱了他。这可能就是自以为是的结果。

Hux被着灯光照的发晕,让他想起前几天的Kylo还在用那莫名信任的眼睛看着他时,他甚至真的感觉自己的感情给他动容,他希望保住第一秩序的同时也保证这个男孩,他在亲手开枪杀死自己父亲的时候就发誓自己不会再对任何人有怜悯之心,来到第一秩序后他确实做到了,手上沾满鲜血的他对死亡已经麻木不仁,而这个从迷茫的男孩同时也让他迷茫了,他所看见的东西一直困扰着他,他看见了自己的终结而这个男孩却口口声声说可以拯救他,有那么一瞬间他并不想承认他真的相信了…他真的相信Kylo或者是Ben或许是他可以信任的人,但他不能说出口…


Rey和Kylo的链接自从Snoke被杀后就很少再有,Kylo只看见Rey带着最后一批叛军逃走后就再也没有看见到过。

Kylo今天再次来到Hux被关的地方搁着外墙看着他,Hux就宛如标本一样,一动不动,食物放在旁边也就任其发酵,他打开了外墙的通透系统,这是Hux这几天来第一次看见外面的情况,Kylo衣冠楚楚的站在他面前,故意摆出Hux曾经高傲的姿势,低头看着Hux说到。

“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动物!General Hux”

突然Kylo回头看向黑暗,他看见Rey在就在对面,瞪着吃惊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I will find you,you are next!”


(情节继续飞翔~拉不回来了,就让垃圾夫夫一直垃圾吧……)



TBC •••

盆友送了康纳娃娃,第一个想法就是扒了他的衣服给儿子试穿😂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7、New order



“所以说,你和那个女孩产生了精神链接? ……”

Hux坐在kylo的对面,无聊的用叉子翻动着盘子里的青豆,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对面的人聊着,他感觉自己被Snoke搞的宛如提线木偶一样,每天不单单要完成第一秩序繁重的任务外,还要还哄好这个不太好对付的家伙,虽然自从上次之后Kylo对他的态度有所好转,但是这个暴脾气平时还是说来就来…

“Kylo,你要不要试试去把这个小姑娘再抓回来一次,让最高领袖开心开心,或许我们就不用每天再呆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

“你难道不希望天天看见我吗?”

一直搅动盘子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Hux对于Kylo最近这种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很是敏感,他最不希望看见的就是Kylo对他这样,他宁愿自己天天被他用原力掐高举到空中,再无情的狠狠的把他砸在地上,这样至少可以让他还感觉安心很多……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
“不应该什么?”
“让绝地武士消失才是你应该重视的Kylo,你慢吃,我还要忙…”

Hux迅速的起身,快步走到门口,但是大门却死死的被锁住,回头看向后面,Kylo一手抬起,用原力控制着。

“请让我离开!”
“你没必要现在还在假装一本正经的,既然我都已经知道你的弱点。”
“所以,你也想利用我…”
“你不也一样!”
“那是因为,如果你不让最高领袖满意,你会死的啊,Kylo,你还不明白吗?”

Hux眼睛里的红血丝几乎要爆炸了一般,死死的盯住Kylo,好像在求他放过一样。

“我有个计划…Hux,但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
“那我不能给你做决定,这种让你困惑的事情你必须去问最高领袖,让他给你指导!”
“不…不,这个事情他不能知道”
“什么?”
“你必须保密!”
“那我不能做到,你的一举一动我必须告诉最高领袖,你是知道的,而且…其实就算我不说他也知道,放我走吧!”

Kylo冲到Hux面前,捂住他的嘴,把自己的计划强硬的塞入Hux的脑中,Hux作为一个普通人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精神上的转移带来的痛苦,被捂住的嘴还在一直呜呜的哀嚎着,眼角也被痛出了泪水……

“你要杀…”
“嘘!”
Kylo知道Hux很震惊,但这不能让他说出来,这件事情,只能让他们俩知道,他现在在第一秩序谁都不能相信,他祈求的看着Hux,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堵一把,相信这个不太值得相信的人。

Hux感觉自己几乎要疯了,这辈子什么事情都让他给碰上了,他突然感觉自己要比面前这个人还要迷茫,他一时不知道怎么是好,慢慢的蹲坐在地上,不受控制的疯狂的笑着,颤颤巍巍的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

Kylo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这个人平时是那么的强硬,现在却感觉如此破败不堪,颓废的吐着烟圈,时不时还发出瘆人的笑声。

“你凭什么那么信任我…”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除了你,我在第一秩序就没有可以相信的了!”

Hux颤抖着抽完了最后一口,他掐灭了烟,慢慢的地下了头抽泣了起来。

“你搞的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Kylo”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相信你,但你至少可以相信我…”

Hux把头抬了起来,他已经满脸都是泪花,梳的整齐的头发已经被揉的零散开。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我告诉过你,在第一秩序没有一个是可以信任的难道你忘记了吗?”

“因为我的直觉一直在让我喜欢你…就这一点我不会骗你”

“我的天呐,Kylo你在胡说什么东西,我真的要被你害死了!”

Hux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在踩个两脚,这个该死的家伙在说些什么东西,事情还是再往他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是这也是Snoke最希望看见的一幕,他讽刺的狂笑着,泪水疯狂的往外冒,他感觉自己离疯了已经不远了,什么理性大脑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给自己来上一枪也不过分。

“你不会死的我答应过你,我不会让你死的!”

Kylo看见Hux如此痛苦的挣扎着,想上前去安抚,但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他不知道Hux现在到底是恨他还是另一种心境,他跪在地上,慢慢的靠近他,用手触摸了一下Hux的脸庞,却被一把拍开。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Hux,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我真的可以保证你不会死,只要你按我说的做!”
“你是第一秩序的耻辱!Kylo,你会毁了一切,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吧!”

Kylo感觉自己已经用尽全力在安抚这个受惊的Hux了,最终他还是没有能理解他的用意,他有点后悔自己和他提了这件事情,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被Snoke叫过去,然后被残忍的杀死。他看着Hux绝望的离开,他迟迟不能从地上爬起来,Hux单薄的背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得那么痛心,他不应该有这种感觉,就如Hux所说第一秩序没一个好人,把希望寄托于任何人都是危险的。





这个绝地女孩还是先比Kylo找到Luke,而且已经得到训练,他的原力比Kylo还要强,而她的自控力也比Kylo要好,但是却不知为何一直会看见Kylo出现在他的面前,她没有特意去感知,这种精神链接就宛如有人精心安排一样会在一个特订的时间点出现在她面前,每当这张令她厌恶的嘴脸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都会一直咒骂,但她却以前也是Luke的学徒,后来怎么会走向黑暗面的,她一直也得不到Luke的正面回答,这是她一直困惑的地方。
直到一天晚上,精神链接再一起让他们碰面,这次她看见了一切。


Kylo晚上再一次敲响了Hux的房门,让他意外的是Hux没有问什么就直接给他开门了,一进门就看见Hux身上就穿了件宽松的白衬衫还解开了几个扣子,和一条宽大的裤子,猫躺在床上,玩着毛绒球,Hux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猫玩。

“所以,你决定好先杀了我吗?”
“Hux,我已经让那个女孩来第一秩序了,他一到我就带她去见Snoke!”

“不要直呼最高领袖的名字!”

Hux瞪了一眼Kylo,就算他其实也不太喜欢这个最高领袖,但他还是没有这个胆量去冒这个风险。
Kylo靠近了Hux,弯下腰,让自己的眼睛和Hux齐平。

“有些东西已经不重要了!”
“Kylo,你要清楚自己要干什么,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我保证我会第一个打死你!”

“然后,你还会干什么?”

Kylo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Hux,Hux故意要躲开这吃人的眼神,但是脸又被Kylo扭了过来。

“我许诺过,我不会让你死,你不应该就那么报答我。”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Darth Varder是怎么出生的吗?”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第一秩序一直在失败,这就证明他有缺陷,这个是Snoke说的,而我就是第一秩序未来的希望,那我必须做出点什么来,那就是改革换代,让存在缺陷的都消失,而你有智慧的科学大脑,如果再加上我的原力,那必定会有一个更强大的原力者,而原力的奇妙就在这里,他只需要原力素便可以孕育出一个新的生命……”

Hux实在是忍不住Kylo在这里胡说八道了,他一巴掌打在了Kylo的脸上,而Kylo并没有打算就那么放弃,他还在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

“Hux,你不是渴望权利吗?你在新的秩序里一样可以有同样甚至更高的权利,你需要付出的只是给我培养一个新的原力者。”
“那我宁愿去死……”
“随便你,反正你是逃不掉了,你只能怪你自己对我还是不够强硬,让我的直觉一直在渴望得到你,你要的结局就是不死罢了……”



Rey和Kylo的精神链接不出所料就是Snoke在其中搞鬼,当Snoke命令Kylo亲手杀死这个还试图把他拉回光明面的姑娘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才是那个要被杀死的人,Kylo暗处手指一挥,Snoke已经变成两半,呆在了地上……



“Ben,快阻止他们…”
“Ben…不…”

Kylo看着还是太天真的Rey,露出困惑的表情。

“加入我们吧……”
“不!”

光剑被两人拉扯着,随后便断成了两半,在一阵剧烈的爆炸后,就只有一个在此失败的Kylo倒在地上。
Hux看着地上的这个小可怜,他感到讽刺,一开始他还完美的计划着,如今却已经都化成了泡影,甚至还说要保护他,不会让他死,他撩开大衣,刚准备在他的头上来个漂亮的一枪的时候,Kylo竟然顽强的醒了过来。

“看看你干的好事!”
Hux迅速收起自己的枪,假装震惊的说道。
“准备好我的飞行器,我要去杀了那个女孩!”
“你以为你是谁,最高领袖已经…死了…”
当这股熟悉的窒息感再次涌上喉咙口,Hux还是处于求生欲望,说出了屈服的话。
Kylo趁着Hux还在拼命喘气的时候,又用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Hux,捏起了他的脸,看了又看,一口死死的咬在了对方的嘴唇上,直到鲜血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口腔。
“现在不再会有人给你下达照顾我的任务了!接下来是我来照顾你!”

TBC

………好久没更了,剧情已经要飞起来了……

“Free”后的那些日子(欢乐沙雕向)



和平路线后的故事、OOC!、警探组、其他还有900盖文、马赛,应该会在之后的各种脑洞出现吧……

真的都是一些沙雕脑洞……


1、给我吃垃圾食品
冬季的底特律格外的寒冷,早上这个点大街上估计不会有什么人,自从仿生人革命这件风波过去后,虽然仿生人们得来了暂时的和平,但很大一部分的仿生人在抗争中停止了运行还有些在还没有看见胜利的时候就已经被送到了回收站,所以现在的这里已经更是静悄悄,但是汉克还是和平日一样,在盖瑞的汉堡店门口等着开门后来愉快的吃点康纳建议不要吃的东西,他手插口袋,踩着小碎步,给自己努力争取点温度,有时候他觉得或许是应该在自己退休后也给自己来一个仿生人,但要把程序改一改,最好不要像之前那个什么RK800系列一样烦人,但最好又是那个康纳…
想着想着汉克转过身便看见那个让他焦虑的家伙,康纳站在对面,慢慢的走向他,露出了异常后才会出现的笑容,是那个汉克希望见到的康纳,在康纳靠近他的时候,汉克一把把他拉了过来,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康纳……我以为你会被抓回生命模拟公司,然后彻底销毁……”

“其实,我确实是被销毁了,一部分,我是逃出来的那一部分,政府现在在准备颁布新的关于仿生人的条例,但在正式出台之前,我依旧是不安全的,现在我们还是被认定为异常仿生人,所以…”

“Oh my god!你的意思该不会是…Fuck you,我的纪录在警局里已经有小说那么厚了,你是准备再给我来几个番外还是再来本第二部!”

“please!Lieutenant Anderson”

“噢……不不不,你这样叫我是想勾起我们曾经搭档时“美好”的回忆吗?…啊!服了你了,还有谁跟你以前逃出来了?”

“嗨,60,出来吧!”
一直呆在暗处的另一个RK800系列也走了出来,站在50的旁边,这个场景真是让人似曾相识。

“这个和你长的一样的家伙!他不是被我一枪打死了吗?”

“确实是,但为了给你一种认识的感觉,不让气氛太尴尬,我让61换上了60的衣服。”

“…啊!气氛不尴尬,好吧,但你们不是长的都一个样子吗,你脑子里的程序也想得太周到了。”


“那我们快点回家吧,汉克!”
“不,让我吃完我的汉堡,我再带你们回去…你们两个,康纳和…康纳去车上等我。”

汉克一个人站在雪地里,一直等到了盖瑞过来把店打开,车里的两个康纳,同时看向外面的老汉克在那里和店家眉飞色舞的聊着,过了一会汉克就拿着三盒汉堡和汽水走回车里来。

“一人一个拿好。”

60:“汉克,你知道我们不需要吃东西的!”
51:“而且这些东西的胆固醇超标,对你身体非常不好……”

“fuck,Android,你要求我帮你们,你们也必须按照我的生活方式一起生活,现在,给我,吃!”

60和51互相看了一眼对方,51先拆开了包装袋,翻开包裹的面包,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里面的酱汁,然后分析了起来。

“哦,康纳,正常点吃,不要搞的像我在逼你吃垃圾一样!”

60:“但是,汉克,这个就是垃圾,食品”
汉克,并不想对另一个康纳多说点什么,瞪了一眼后,又把期盼的小眼神投向了51”。

“你们仿生人有没有什么开关可以打开后就可以和正常人类一样享受人生的那种…嗯……对,就这种功能。”

51:“有,但我不建议打开…”

“那就打开。”

60:“但是这个有时候会影响我们正常的工作”

“你们都异常了,不就和人类一样了,还在乎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你们俩都给我现在打开,然后把这美味的汉堡吃了,我让你们体验一下什么叫真正的“Free”。”



回去的一路上,两个没有吃过任何正常食物的仿生人,在异常后第一次吃到美味汉堡都感动到哭泣,吵着要汉克再给他们去买个,无奈之下,汉克只能把自己的那一份也给了他们,还有那杯肥宅快乐水……
幸福的“同居生活”开启

( 51:“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明天在和汉克一起过去买汉堡!”
60:“我赞同!”)



汉克的家并不大,一室一厅,一个卧室有点装不下三个大男人,而且汉克肯定也不会允许让这两个家伙和自己睡一起。

60:“嗯……汉克其实你不用愁这个,我们不需要睡眠。”

“那难道让你们想要像台灯一样,在我睡觉的时候一左一右的站在我旁边吗?”

51:“我们可以呆在客厅,虽然我不是家用型的仿生人,但我也可以给你打扫家里卫生,还可以帮你遛Sumo。”
“随便吧,只要不要像你没有异常前那样烦我就好了。”



每到晚上,汉克就喜欢喝点威士忌,但每次独自喝酒就会想到一些过去不太开心的事情,现在有两个送上门的陪酒,这让他觉得今晚喝酒应该会有点意思。”

“你们两个,不要再看这个破新闻了,过来陪我喝酒。”

60:“汉克,你让我们开启了那个功能,喝酒会影响我们的程序正常工作的。”
51:“而且你喝酒太多会影响你的健康。”

“那你们现在去大马路上当路灯吧!我自己喝,反正俄罗斯轮盘也蛮好玩的。”

51:“那我们陪你喝一杯吧……”

威士忌这辛辣的回甘,两个没有喝过酒的乖孩子一下子被呛的咳嗽个不停,40度的酒醉的很快,才刚刚两杯下去,其中一个已经趴在桌子上了,口中嘀嘀咕咕这什么东西。

“康纳、康纳,你这种仿生人怎么可能会醉?”

60:“我说过,打开这个模式,会出事的…”
说完61先趴在了桌子上,再也不抬起来了,汉克看见他的小圈还没有熄灭暂时送了口气……

51:“汉克!我好热啊,怎么办?”
“那快吧那该死的模式关掉!”
51:“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汉克。”



(“好心”请客喝酒的老汉克翻车现场)



第二天早上
51和60两人几乎是同时醒来的,两人居然一起躺在了汉克的床上,60身上还是穿着本来的衣服,他转身看向51,噗的笑了出来,51的身上居然只穿着件过分宽大的嬉皮风格的衬衫,纽扣还上下扭错了。

60:“我是不是昨天晚上错过了什么?”

51:“……发生了什么?”

“你们两个家伙居然醒了就给我起来,把我的床记得铺好”
汉克的声音从客厅穿来,两个康纳整理好后便出去看见在沙发上吃着甜甜圈的汉克。

“今天吃点清淡的,一人一个甜甜圈拿好”

我陷入了底特律这个毒圈出不去了……一下班回家就要停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