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嘎

巴拉巴拉

冬天还要记得戴好围巾

天气冷了,记得穿好棉毛衫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11、secret

 

 

   “如果你喜欢我,那我现在就去死!”

   Hux迅速的冲出房间,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抢了一把白兵的枪,露出了冰冷的笑容。

   “我或许应该杀了你来先给我陪葬。”

   Hux把枪头对着Kylo,还没有搞清楚情况的他不知道Hux今天是怎么了,他什么都没有做,空气如同静止了一样,等待着Hux用一声枪声来划破。

  

    Hux果然开枪了,但很不幸他打偏了只是蹭伤了Kylo的肩膀,眼看没有第二次机会的他,再次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子,这次不会再偏了。

    

    “Hux—”

    这个名字几乎是被同时叫响的,Kylo用没被打伤的手定住了已经几乎要脱出枪口的光束,而后面出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的Rey,她用原力打飞了枪,一把把Hux拉到了自己这边,亮出来光剑架在Hux的脖子上。

  

    “不要过来,我现在不会伤害他的,但你们要做出任何一举一动的,那我现在就让他人头落地。”

    Rey拉着Hux一步步往后退,露出威胁的眼神看着Kylo,这次她违背了Laie,她想再做最后一次努力,她看见了Kylo在暗室里对Hux做的事情,她也从那时开始有了计划。

 

    “你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他,如果你真的在乎的话,Ben!”

 

    Rey带着Hux跳下来平台,消失在大家的眼前,Kylo终于从混乱中清醒过来,他拔出光剑又是一顿乱挥,他又被算计了,一出出就像闹剧一样,自己从来就没有成功过,每次就和小孩抢夺玩具,但总是被强大的对方打败。Hux被莫名其妙带着他对此感到非常不快,他潜意识里告诉他,那一定是Laie的主意,小时候对他的教育就是如此,只要Ben做错了什么,Laie肯定会拿走他最在乎的或者是最喜欢的东西,然后藏起来,让Ben自己去找出来,作为对他的惩罚,他确信,这是Laie的计划,一开始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给他最后的通牒,他并不接受这个改过的机会,现在她就来偷走属于他的东西。

     “我恨她!我恨她!”Kylo随即便派出了一批人马,下令必须带回Hux,再抓回Rey。回过头满眼血丝的说道。

     “只要Hux是活的,其他全部可以杀死!”

 

    Hux被Rey带到一个藏在角落里的一架飞行器里

    “嘿,还记得我吗?General Hugs!”

   “该死的飞行员!”

   “哦对对的,你现在已经不是General,你好,我叫Poe Dameron。”

   “Poe不要废话了,快起飞!!”

   

   Rey紧张的看着后面追上的白兵,拍着前排还在嘴贫的Poe。

   “大小姐,这就起飞,坐稳了!”

 

   Kylo派出的人已经追上了他们的飞行器,绿色的激光每次都能被Poe完美的躲开,虽然坐在飞机里的人不是很舒服,咻咻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来,看来这帮人是没有打算停下追捕。

   “把他们甩掉啊!Poe”

   Rey恨不得可以再有个表面炮塔可以把这帮穷追不舍的飞行器全部打下来。

   “这就给他们点颜色看看,BB8,帮个忙!”

   一阵哔哔声后,一个圆溜溜的机器头从座位下钻了出来,伸出几根机械臂联通了飞行器的面板,随后屏幕上周围追随的飞行器全部被锁定。

   “等一等,BB8,听我下令”

   Poe拉高了飞行器的速度,冲入了前方的一团云雾中。

  “不,你不能往这里面开,你这个愚蠢的飞行员。”Hux见Poe近似疯狂的驾驶技术,在后座突然大叫道,“你想害死我们吗,在云雾里会迷失的。”

 

   “嘿,你懂什么,BB8让他不要妨碍我们。”

   “哔哔…哔哔哔!”

   “什么?”还没有等Hux问完就被BB8伸出的另一个机械臂给电晕过去。

   “就现在,BB8快!!”

   就在飞行器全部飞入了云雾的那一瞬间,BB8给所有被锁定的钛战机来了个致命一击,一个个事先准备好好弹药在云雾中炸开了花,一团光芒中唯一一架战机脱颖而出。

   “唔~哔哔哔—”Poe和BB8发出了欢呼,Rey也松了一口气,虽然很相信Poe的狂轰乱炸,但是再多来几次估计是不愿意了,她看着在一旁被电晕过去的Hux,她不敢想象之前还是那副高傲样子的一个人如今沦落到这种地步,可想而知那个怪物已经变得多么可怕。

 

 

     到了抵抗组织的新基地,Poe找来了一个运货车,把还晕沉沉的Hux装了进去,和Rey悄咪咪带到了一间不会有人骚扰的杂物间。

    “BB8,叫醒他。”

    Poe边说边找来一把凳子坐下,歪着头不屑的看着这个男人。

   “…”

    Hux被这个圆溜溜的机器人再一次电醒,抬起阴沉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你以为抓了我就有用了吗?”

   “哦—可能没有用吧,但至少你一直和那个谁呆在一起,你应该知道点什么会很乐意的告诉我们。”

 

    Hux听到这话不经冷笑一声,他确实和Kylo一直是在一起的,但他唯一了解Kylo的事情就是要给他生下一个该死的后代,然后他就会与这个世界长辞。

 

    “抓我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吧!我是你们偷来的鱼饵,你们在钓人上钩…”

 

     Rey看这Hux现在的样子,她更确定了自己机会成功的几率,也应证了那天她看见的事情……

     “太聪明了,Hugs!”

     “Hux……”

    “所以说,Ben现在是在…包养你?”Rey突然打断了他们无聊的对话。

 

    “什么?你见过这样的包养?他现在妄想拿我来给他繁衍后代,就因为他信仰的该死原力告诉他我是最佳人选。恭喜你们,现在抢了他一件比较重要的东西,他一定会来找你们算帐的。”

 

    Hux嘶吼般的喊出了这些话,他恨透了别人讨论自己的事情,特别是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黑暗与光明面的相互折磨,已经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动力了。

 

    “好,那你在这里呆着吧,我们去等他来报复我们,随便来英雄救美一下,走吧Rey!”

   “你们还想瞒我点什么吗?”

   

   Poe看Hux一开始就没准备好好告诉他点秘密,或者他真的也不知道什么,干脆直接等掉到大鱼后直接捕杀,站了起来拍拍大腿后转身就准备离开,而这时Laie已经站在门口恭候已久。

  

    “我们,我们…感觉用这个方法可以把Ben找来…”

    Rey怕Poe一个激动说错什么话,赶在他开口前解释到。她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看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瞒过Laie。

 

   “所以你们就绑架了Hux,认为这样就可以把Ben骗过来,他没有那么笨,这一看就是一个圈套。”

   “但是,你儿子很是喜欢这小伙子,我看他会来找他,Rey可是亲眼看见你儿子和…”

   Rey拉住了Poe希望他不要再说下去,她把头低下去。

   “Rey,太危险了,这样子的话太危险了,我们不能再失去了。”

 

    Laie靠近Rey压低了声音,她希望Rey可以理解,真正的和平不一定需要是谁的存亡,更重要的是平衡,这样的做法只会激怒另一方,现在自己这边经历了上一次损失惨重,目前禁不起任何的打击。

 

   “所以要怎么办,难道要放他回去,我们好不容易请过来的…”

   “当然不,我自己来处理,除非我需要帮忙,你们不要再插手这件事情了。”

   “好吧,好吧……”Poe看上去有点失望,但更大的是一种担心,让Laie一人对抗这些给他带来的是一种不好的预感。

   “等等,Poe你先带他去医疗站那里全身检查一下,感觉他现在状态不太好。”

  

 

    Kylo派出去的那些追击的人全部死在了外面,没有任何的好消息,这让他陷入了无尽的深渊中的感觉,Laie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收了他最喜爱最重要的东西来作为惩罚,他现在在这里依旧会感觉到威胁和害怕,手中的拳头死死的握着不能松开,他想要去把Hux拿回来,但想到要面对自己的母亲他就不能动弹……

 

……

    Poe在一旁插着腰看这被扫描仪检查的Hux,他一直就安静的躺在那里,也没有做出任何的不配合行为。

 

    “他这样虐待你你恨他吗?”Poe出于好奇的问道

    “…互相利用而已,没什么恨不恨的…”

    “好吧……你们都不是正常人”

    “滴滴滴—”

 

    扫描仪一开始也有发出过提示音,因为只是一些轻微挫伤,还不会那么急促,但当扫描到腹部是提示音疯狂的响着不停。

 

    Poe跑到了显示屏,看着显示出来的结果让他震惊。

    “我的天啊!你不会…还真有这种事情…”

    看到这个情况的他飞快的跑了出去去把Rey和Laie叫过来看看。

   

    屏幕上显示Hux的腹部不光光有一个流产的痕迹,还有另一个没有离开的生物,生命的气息很弱,但还依旧活着,一直因为某种原因无法发育,但又没有死亡!

 

    “这不会是…”

    Rey捂住了嘴,吃惊的看着她无法理解的画面。

   “我没有告诉他,他一直只知道我只怀了一个而且已经被他自己害死了,但实际上还有一个,但是他也快死了,我可能保护不了了”

 

   Hux说着说着眼角有眼泪落下,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Kylo的疯狂行为后就因为这个原力让他怀上了两个,但是这两个胚胎从一开始就不同寻常,互相不是和平共存而是互相攻击,贪婪的吸吮着Hux的精力,最后只会有一个最强大的活下来,而他什么都没有告诉Kylo,,他不认为Kylo会是个称职的父亲,虽然这个后代只不过是他的一个任务,但是他最终还是不忍心那么做,他宁愿最后保护不好这个原力崽子,让他死去,也不会把小孩交付到那种人手上,剩下的这个毕竟太弱小了,而Hux的身体真的已经吃不消了…

    

    “我们会帮你的。”Laie擦去了Hux

    “他活不下来了……”

 

    Hux被带回了一间舒适一点的房间,他知道自己现在只不过是因为肚子里这孩子而变得那么有价值,人人都想拥有的不是他,是肚子里的新的原力者,他想要生下来,但是又害怕生下来后发生更可怕的事情自己没有办法再保护他活着是她。

 

    望着这房间唯一一个小窗口,外面的环境很安静,Hux默默的闭上眼睛摸着肚子,心中产生一种希望“Find me,Kylo”



    TBC

 

(这要命的脑洞越来越大了……)🤭🤭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10、obscure corner

    Kylo清楚的看见了,那个脸是自己的母亲,每次看见这张脸她都会露出一副冷漠的样子,但是内心的链接是不会骗人的,上次他还差点杀了Laie,但是他根本没有办法下手,从小Laie就给了Ben一种遥不可及的温暖,她恨她也会为自己这种思想而感动内疚,直到被母亲一手操办的送到了Luke那里,他的仇恨就变得更为严重,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尽的自我谴责,他不想去怀念Laie在小时候每天晚上都会给他讲银河系的故事,他告诉自己这些只是假象,是每个父母都理所当然应该做到的,他更多的时间是在和冰冷的机器人玩耍,而Luke最希望的事情就是Ben可以理解自己的父母,哪怕不能理解Han,但一定要原谅Laie对他带来的缺失,因为Laie真的是用心在爱自己的儿子。

    Laie用强大的原力切断了两人的精神链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但她还是感受到了儿子动荡的内心,Ben依旧在迷失,同样她还感觉到了巨大的悲伤压在自己儿子身上,有那种失去珍重的哀伤,更一大部分是一种失败带来的挫败感。

    Rey回头看着Laie眼神黯淡下来,走过去扶着她。

 

    “你也看见他了,Ben Solo,变了,已经没有人能再把他带回来了……”

     “我们的精神链接不会骗人,我还能找回我的孩子…”

     “他已经不是Ben了,他杀了自己的亲人,他向我们发动攻击!”

     “但至少,Kylo还不会杀了我…”Laie抬头用笃定的眼神看着Rey。”

     “Laie,如果你觉得可以,我可以再试试看,如果Ben真的还存在最后的良知。”

 

     Rey深知Kylo转变成Ben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但Laie却坚信可以找回自己的儿子,哪怕已经牺牲了那么多人去实践这件事情都没有成功,Kylo的可怕程度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他居然还监禁了第一秩序的Hux来完成他那肮脏的勾当,而新的秩序完全不会比以前的温柔。

    

    “不,Rey,是我害死了他们,我是最想找回Ben的人,我却一直让别人来帮忙,这次我自己会去找回我的儿子。”

   “但是…”

   “你是这里的希望!”

……

     

   Hux又被独自关在这个鬼地方好几天,但是这几天没有Kylo来骚扰,甚至他发现他可以随意打开房间虽然外面一样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

     他只不过是被关在了一个房间中的房间,没有希望的等着Kylo来无止尽的羞辱他,Hux想可能是那个傻小子认识到自己太疯狂了,但是转念之间又否认了这个想法,他觉得Kylo可不会如此简单的放过他,可能只是觉得他被耍了很是丢脸暂时不好意思在来找他。或许也只是他自己现在才是疯了的那个,毕竟在这次的诡计中他付出了更多,差点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但可以感叹的是至少现在他的肚子还没有被那个混蛋搞大。

 

  …………

 

    “你为什么在这里。”

    Kylo刚刚给Millicent倒好了猫粮,一抬眼就看见了上次看见的那个模糊的脸庞,但这次却很清晰的站在了他面前,经历了上次的白费力气,他去触碰了一下那个人,是虚影…

    Kylo虽说松了口气但还是选了一个远离一点的地方坐下。

 

    “我是谁?……Ben……”

    “Laie Organa”

    Laie眼里的一丝希望变得不是那么明亮了,比起她儿子直呼她的名字,她多希望她儿子还认识她是她的母亲,她对于这样的场面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直到Kylo再一次问到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你不应该在这里”

   “你也不应该选择错误的方向”

   “Luke和Han都已经不在了Ben,我看出你背负的痛苦了,你骗不了我,son!”

   “我不是Ben,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也会杀了你,杀光所有妨碍我的人!”

    “你骗不了我,你不是那么想的……”

 

    Kylo一感到愤怒就会露出湿润的眼睛,显得反差很大,他恨这个思想上的链接,他身体里流着和Laie一样的血,他不可否认的是Laie可能真的说对了,他对他的母亲真的下不去手,他每次下定决心时眼前就会一幕幕浮现曾经的回忆,他本不是一个冰冷的人。

    “Ben,你不是个会喜欢动物的人…”

    Laie弯下腰想把刚刚被Kylo发火吓到角落里的猫引诱出来,Kylo再想掩盖住也来不及了,一个肥墩墩的橘色已经从角落里谨慎的出来了。

 

    “告诉我,他的主人呢?”

    “没有主人”

    “那我告诉你他的主人是被你关起来的Hux将军,他以前是那么风光,我们本都应该很好,哪怕是只能选择共存,所有人都被你逼去角落里了……”

     “银河系没有共存共荣,只有弱肉强食。”

     “你迷失了Ben Solo ,你连Hux与你一边的人都没有放过…”

     “你…”

     Kylo还想再次发怒时,Laie影像一下子消失了……

 

   ………

    

     “Hux,最高领袖要找你,现在换上衣服。”

    一个白兵打开了房门,终于打破了房间的黑暗,不带任何感情的说完了这句话。

  

    “噗…哈哈哈哈…最高什么,再说一次!!”

    Hux感觉身体上每个细胞都被这个称谓给逗乐了,什么傻子东西,可真的把自己当成过家家的领头人物了。

    “快点换上衣服,Hux!”

    “哈哈哈哈,你命令我,我是General Hux,你忘记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白兵转过身并没有继续搭话他知道Hux已经疯了,没有尊严,没有傲气,这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普通人。

 

    

     被带去Kylo房间的Hux一路上一直忍不住放声大笑,他实在是吃不消最高领袖这四个字贴在了Kylo Ren的身上。

 

 

     “你记得你问过我什么问题吗?”

     Kylo坐在床上,并没有抬眼看着Hux,就想曾经Hux对于刚刚到第一秩序的他一样冷漠的态度。

     “最 高 领 袖,我不妨告诉您,银河系没有一个人不爱戴您的哈哈哈哈哈!”

   “我并不知道…”Kylo无视了Hux的疯癫,他感觉Hux只是在他面前装,他轻轻的发出几声嘬声。

   “Millicent!!”

   Hux一下子又回到了正常的样子,他吃惊的发现他的猫居然还在,他以为这个猫早就应该去做太空垃圾或者有天被暴怒的Kylo撕烂了。

   “我知道你在乎这个猫,他是你父亲给你的,对不对?”

  “这是他给我的赔罪。”看见了猫的Hux降低了防备。

  Hux被猫疯狂的蹭着,Millicent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了,闻着Hux身上的味道很是陌生,但这脸她认识,趁着Hux还没有被再次关起来的时候多让他沾点她的气味。

 

   “你恨你父亲吗?”

   “你在说什么?”Hux不解的把眉头皱了起来,他以为Kylo只是走不动了,让他亲自过来给他上,谁知道这傻大个开始各种咨询了,还把他的猫居然养的那么好。

   “我不恨他,因为他给我赔罪了哈哈哈哈,小屁孩是不是想不开什么要哭了呀!”

    Hux不会放弃任何机会讽刺Kylo,特别是现在这种状态。

   “那你怎么杀了他。”

   “这是他自己杀了他自己,不过借我之手,是他骂我无能,没有出息,如果给我一把枪对着他的头开抢,我估计会对着自己来一枪……但是我选择对他来一枪,不,不是一枪,哈哈哈哈,是两枪,第一枪他没有死,他看着我,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神还是和以往一样失望,我觉得他还没有感受到我的决心,那我就对准了他的眉心,对Kylo一共两枪。”

    Kylo开始震惊,Hux是不是真的疯了,在讲记忆时带着的笑声是那么可怕。

   “你知道进入第一秩序的第一要求是什么吗?你要足够冷血,他小时候告诉我会给我养个什么动物或者是外星人,但是他一直食言,那我就在杀完他后给自己搞了个猫,这就算是赔给我的了。”

 

   这一切是Kylo在Hux记忆中没有看见的,看来这些被锁进了记忆中最深处的地方,Hux可能一开始就已经疯了,毕竟进入第一秩序的人没什么正常的,包括他自己。

   

    “哦,Kylo,你现在杀死了你叔叔,你父亲,我看看啊,啊—我知道了,下一个就应该是Laie公主了吧!”

 

     “你疯了,Hux!”

     “我!我没有,是你失了心,你居然还妄想我给你下个原力崽子,哈哈哈哈好,那我疯了,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敬爱的最高领袖啊,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一直以来Kylo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一味的猛撞,想到什么是什么,他真的迷失了,困在了黑暗和光明面中,他不知道怎么回答Hux,他完完全全可以直接杀了他的猫,就他刚刚那么态度他应该当场掐死他。而对于Laie和Rey那边,他认为自己是做好了机会,事实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算盘,他两边都在游荡,但两边都无法抉择…

     而且他都是与他作对,他偏偏选择了Hux来帮他养这个原力崽子,这始于他第一眼看见Hux就有了那种不应该有的依赖感,但是他把他逼去了角落就如Laia说的,他在一直品尝失败的味道,他多希望Hux还可以给他提示。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愿意为我干什么?”

     “你疯了,Kylo,现在我们都是疯子了!”

 

 

TBC

恭喜black喜提大礼包一份

Accompany until the end

9、 Kill yourself

    Hux现在完全已经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他没有料到Kylo的内心会如此黑暗,曾经的那个还在光明面徘徊的男孩如今然他感觉再也看不见生的希望。

    被关在这个牢笼里已经有几个月了,每天不是只有送食物和检查的机器人就是被Kylo“临幸”的时候可以见到有生命的东西,一开始Hux还顽强的用意志支撑着自己,拒绝吃任何东西,完全不配合Kylo,而后面的日子里他发现这一切都无法阻止这些疯狂的事实,在Kylo的原力控制下,他的抵抗简直可笑,现在的他还会自己主动配合着Kylo所渴望的一切,至少这样还不会多出别的什么额外的痛苦。

    

    一丝不挂的Hux瘫软在地上,任由着头顶的强光照晕自己的眼睛,他才刚刚从一次莫名的昏迷中半苏醒过来,胃部的灼烧让他的喉咙口一直反着酸水,喉部的刺痛让他的喉结躁动的一直上下。

    昨天Kylo很晚才来找他,和以前一样上来什么话也没用说,也不想看见这个已经自暴自弃的脸,还没等到Hux主动献殷勤就被扔在了地上翻过身去,这次比以往要更令他痛苦,Kylo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就直接粗暴的进入了他,痛的他只能把脸贴在冰冷的地上呜呜的哼着,腹部因为这疼痛本能的强烈收缩着,而身后的人反而更加用力,Hux回过头满脸挂着泪轻声哀求着Kylo,他努力抓住了Kylo扶在他腰上的手,Kylo突然抬起了头与Hux对视上,他已经很久没有正眼看过Hux了,这个男人的眼睛比以前更深邃了,面容已经被虐待的恐怖不堪,拉着他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冰冷。

 

    “求求你,不要这样子!”

 

    Kylo把他的手拉开,并且把他拉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Hux庆幸这意外的冷静,他趁这个机会挤出了更多的眼泪,委屈的抱着自己的脸,Kylo拉开他挡着脸的手,用手指抬起了Hux的脸,蓬乱的头发和哭肿的眼睛,看上去已经没有一丝曾经的傲慢,Kylo冷哼了一声。

    “你有料到你会有今天吗?”

    

    “我以为你真的喜欢我…”

    Kylo被Hux的这句话突然惊到,他把手迅速的抽了回来,他不是很懂Hux现在想表达什么还是这是他的另一个花头,眼前的这个人已经瘦的不堪入目,皮肤更是苍白的宛如血液已经被抽光。

 

    “如果你对我没有感情,我是没有办法给你孕育新的一代的,哪怕可以也只不过是一滩畸形的烂肉!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Kylo……”

 

    Hux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往房间角落走去。

    Kylo跳起来拉住了Hux,用惊异的眼神看着Hux

 

    “你这是什么意思?”

    “Kylo你没有感情,躯壳里现在已经是空的了……你还是那么的幼稚。”

 

     Kylo对于这话感到无比的愤怒,他用原力定住了Hux,然后又是一顿猛摔,Hux如今已经皮包骨头,看上去就宛如在摔一堆骨架一样,等Hux在抬起头看着Kylo时鼻子里已经流出了鲜血。

    “你已经没有权利再教育我了Hux,你就是一个工具。”

   

    Kylo用自己的大手把Hux的鼻血涂抹的更开,他喜欢看Hux被血晕染的样子,然后重新进入了这个已经不能动弹的人,他掐着Hux的脖子,用力的挺进,每一次都感觉是深深的钉入了Hux的身体里,被猛摔过的Hux现在五脏六腑都无比的疼痛,内脏一次次的强烈挤压让他撕心裂肺的想要大叫,但被Kylo死死的掐着他只能在喉咙发出一点点的气流声,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小腹一阵猛烈的绞痛,宛如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的被剥离,他再次流下眼泪,这一招对于Kylo已经没有用了,反而是用了更大的力气掐晕了Hux。

 

     慢慢的Hux的的通道流出了一股股的温热血液,血流的量大的可怕,Kylo近乎疯狂的行为不得不停止下来,拍打着Hux的脸已经没有办法叫醒Hux了,时间感觉禁止了一样,除了这一直停不下来的鲜血,后知后觉的Kylo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整理好后叫来了医疗机器人,在超声波的检查下,他看见了Hux腹部的一个没有生机的胚胎。

 

    

    如今Hux被整理的干干净净的,继续被关在这个牢笼里,身上的血已经全部被洗去,苍白的皮肤在灯光下像发光一样,前几天的这个时候他会一直恶心不断,而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这种感觉,喉咙的干涩现在才是最主要的难受,他按了按自己的肚子,他清楚了昨天在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Hux很庆幸Kylo还是那个一点就着的家伙,事情果然按着他的计划发展了下去,他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给这个家伙生下这个孩子,他也就失去了价值,到时候更是生不如死,而如今他还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

 

    “Hux,这一切原来都是你计划好的,你骗了我!”

 

    牢笼的门再次被打开,Hux被Kylo一把拽了出来,他看见这个男人露出来这种憎恨的表情,他死死的抓着Hux,另一只手按在Hux的额头上,恨不得把他的脑子挖出来看看还有什么诡计还没有拿出来的。

 

    “Kylo,我说过,最后你只会得到的是一滩没有用的烂肉,我看你是已经看见你的儿子了,哈哈哈哈…”

 

   Hux的笑声是那么恐怖,他不在乎他自己的肉体会被糟蹋成什么样子,对于他来说现在他没有肉体可言更没有什么尊严,看着Kylo和自己一起落井下石,他居然会有一种得逞的感觉,看来自己也是心理变态的不行。

 

    “你我都会付出代价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互相利用而已,你现在杀死不是你的继承者,是你自己…

 

     你杀死了你自己哈哈哈哈,Kylo!”

   Kylo毕竟还只是个冲动狂,他玩手段还是玩不过Hux,哪怕现在是他占据上风,或许真如Hux所说,这种事情需要的是真正的感情,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对他拥有的是哪一项,他注定是一直只会往错误里横冲直撞。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Hux,或许我真的就和你所说的一样就是个白痴……”

 

    Hux总会对这种感到困惑无助的Kylo心软,他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对Kylo是什么感觉,他恨他恨进骨髓,但又感觉如果人生中缺少了这个人会浑身不自在。

 

    “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Hux有点后悔自己说了这个话,这个问题问出去很是奇怪,但现在他却下意识的很想帮帮这个受伤的孩子,虽然他害的他到了这幅模样。

 

     “……”

 

    Kylo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看一眼Hux,把Hux扶进了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再次关上了门。

 

    Kylo回到自己的房间,呼唤着Millicent的名字,不一会一只比以前还要肥的大橘漂移一样的跑到了Kylo的面前,他摸了摸猫的头,猫也使劲的蹭着想要得到更多的抚摸。

 

    女孩又在暗处与Kylo产生了链接,只是默默的看着Kylo摸着并不属于他的猫,直到另一个声音呼唤了她才打破了这片刻的安静…

    TBC

明天终于要回家了😂

一人在日本乱晃了2天😂,被台风吹的凌乱…